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玄幻奇幻> 玄龙纹> 第4章 将你的臭爪子拿开

第4章 将你的臭爪子拿开

书名:玄龙纹| 作者:惊鸿回首| 本书类别:玄幻奇幻

    “作为人奴,竟然还这般不听话,看来千蛇对你们是太放松了!”

    冰冷的声音传来,随后便听到一道破空声响起,松天德下意识的翻滚身体,稳定身体后便发现原来他站立的位置落下一滴黑色的液体,而异常坚韧的千蛇船顷刻间便被它溶出了一个洞来。

    千蛇船在双袖镇人们的眼中可是他们能够安然生存的保障,现在竟然被妖兽破坏,他们怎么不怒。仗着这里是千蛇岛的海域,船上的人们有些不安分起来。

    “欺人太甚!”有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想要冲着上方的妖兽蝾螈理论,但是却被松天德及时制止。

    “大人稍等,我这便将那搜来的尸搬来供大人查看。”

    在松天德的带领下,几位水手与他一起进入到船舱中的冷冻室中,将里面两个已经冻成冰雕的家伙抬了出来。

    战舰上,蝾螈破沧淡淡的看了一眼下方松天德抬出的尸体,确定仅仅是人族的修行者后暗骂一句晦气后便要准备离开,但是突然响起刚才那人奴说的是搜到三具尸体,而眼前仅有两具,岂不是还有一具尸体,这般遮遮掩掩,必定有事隐瞒。

    这几天为了寻找到少主的尸体,破沧可是忙的头都快要炸掉了,却依旧没有找到。一想到岛主的凶残,即便是号称岛主手下第一战将的破沧也是有些头皮发麻,现在竟然被可恶的人奴戏弄,破沧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难道你们这些卑贱的人奴当我是傻子不成!明明是三具尸体,现在仅有两具,莫不是不晓得我破沧的威名!”一声怒吼,附近的海域甚至都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千蛇船上的众人晃来荡去,甚至还有人一不小心头撞到了硬物,顿时头破血流。

    “还请大人息怒!只是那另外一具尸体颇为古怪,我们所有人都抬他不动,实在非我等故意欺瞒!”松天德急忙解释道。

    这里毕竟是千蛇岛的海域,破沧还没有托大到在此兴风作浪,如果太过分的话必定会招来千蛇的追杀,他可是绝非千蛇的对手。

    “你的意思是你们三十余人抬不动一具尸体?那你们又是如何将他抬到船上的,还真是能够说谎啊,人族的家伙果然狡诈。”愤怒的破沧突然冷静了下来。

    说不定眼前的这些人正是人族修行者设下的陷阱,意图就是想要让他下去。

    “那人就在船舱之中,实在是因为他身上的一件宝物,它颇为沉重,绝非是我等能够抬的动的。古怪的事情也就恰巧在于此,我们抬他上来的时候是没有那般重的。”松天德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出,至于宝物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还是保命要紧。

    妖力扫过下方的千蛇船,除了都在夹板上的这些人之外,的确再无他人,破沧自嘲的摇了摇头,看来是他想太多了了。

    “你且下去查看一番,如若真有宝物,哼哼。”唤来手下一名悍将说道,破沧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与杀气。

    “大妖放心,属下这就前去查看。”回应破沧的话后,这位蝾螈纵身一跃向千蛇船跳了过去。

    松天德等人只感觉一道阴影笼罩,顿时慌不连跌的向船沿撤去,紧接着一道占据千蛇船三分之一的空间的巨大蝾螈降落在他们面前,整个船体都传来吱吱呀呀的不堪重负的声音。

    不敢多说废话,松天德立即带着面前的妖兽蝾螈向船舱走去,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蝾螈的身躯竟然如同被挤压的海绵一般开始收缩,最终顺利的通过船舱门,进入到冷冻室中。

    感受着周围冰冷的环境,妖兽蝾螈明显的感觉不太舒服,它们非常不喜这种冰冷的环境。

    “这就是那人,而他的宝物便是身后背着的短枪。”

    顺着松天德手指的方向,妖兽蝾螈径直走了过去,面前的确是人族的修行者没错,它甚至都感受不到对方的修为,显然等阶要高于它,那此人背后的神兵必定不凡。

    神兵对他们来说还不是最主要的,对妖兽来说修行者的尸体方才是最可口的美味。这头蝾螈的实力便已经打到了八阶,可以说是除了大妖破沧之外穿上实力最强的蝾螈,就连他都察觉不到这已经死去修行者的实力,一想到都觉得口水直流啊。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妖兽蝾螈的前爪好奇的向着男子背后的暗金色短枪抓去,作为妖兽虽然他并不擅长力量,可是这一提的力量少说也有三万余斤,这短枪竟然纹丝不动。

    这一下妖兽蝾螈方才意识到它们这次捡到宝了,恐怕相比较于男子的尸体,这神兵才是最大的宝物!不敢多做停留,这里毕竟是千蛇岛主的海域,迟则生变,还是尽快告诉大妖的好。

    松天德只感觉到一阵风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船舱已经是空荡荡的了。望了一眼男子的尸体,确切的说是他身后的短枪,从这强大蝾螈的反应来看,松天德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大一个错误。早知如此他便直接呼唤千蛇岛岛主了,那样虽然会将这短枪的价值减半,但是却依旧能够有益与整个双袖镇,现在却是没有机会了。

    船舱上众人只觉得一阵激荡,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之后,那妖兽蝾螈已经登上了它们的战舰,并且冲着大妖破沧不住的发出奇异的声响,显然是它们在交谈着什么。

    听闻属下的汇报之后,破沧已经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这千蛇船上,根本不用谁来引来,它径直来到了冷冻室的位置。

    破沧与那头蝾螈不同,它的实力已经打到了九阶,并且已经领悟了妖力的运用(类似于修行者的精神力),能够看到更为透彻的画面。

    远远的看去,从那杆暗金色的短枪上,破沧能够感受到一股令它都颤栗的气息,偏偏这种气息对它似乎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带着些许敬畏,破沧的身躯开始收缩,最终变得和松天德差不多大小后方才踏入到冷冻室中,利爪颤抖的向着那暗金色的短枪抓去。

    尽管来的妖兽实力增强不少,但是结果却依旧一样,破沧爆发出全部的力量也未能将这暗金色长枪抬起。

    越是这样,破沧的心中越是震撼,这究竟是一件什么样的神兵,莫非是圣兵不成?可是如果真的是圣兵的话,那他一个小小的九阶大妖根本就不可能靠近。

    不管如何,这杆暗金色的短枪已经让破沧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妖兽一族从来都是仰仗自己的身体在战斗,武器不是獠牙就是利爪,这样原始的东西仅能够发挥它们威力的一半都不到,不似人族那般经过铸造、篆刻铭文之后爆发出惊天威力。

    正如松天德他们当初商量的那般,此刻破沧同样也是这样的想法,那就是将男子的身体与那杆短枪分离,尝试这件神兵是否会有所变化。

    抓起短枪,破沧的利爪已经准备继续,只要他将利爪挥舞下去,这已经被冰冻的男子便会化作冰渣。

    “将你的臭爪子拿开!”

    空荡的船舱中突兀的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让身为九阶大妖的破沧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它甚至感觉到灵魂在颤栗。

    破沧四处查看一番,发现这里除了自己之外便是那人奴船长以及这具尸体,显然那人奴是没有胆量说出这样的话的,难道是手中这具冰冷的尸体?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