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都市言情> 深山武馆> 第17章 软柿子飙一脸

第17章 软柿子飙一脸

书名:深山武馆| 作者:小小一木匠| 本书类别:都市言情

    卢景城站起来一跛一瘸地往中间走……

    “打”

    “打”

    “打”

    张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喊打声,回头艰涩地问:“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李燕横扫四周冷笑:“穷山恶水出刁民嘛!一群不嫌事儿大的主。”

    “可是……”

    李燕随手从兜里掏一把瓜子递过去,张愣愣地看着不敢接……

    “国家级贫困县贫困乡贫困村嘛!越穷越刁;不过听说马上就要脱贫了。嗑”

    张……

    这些人都是疯子吗?她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了鲁周……不,鲁迅先生的书里?看着周围激烈的加油喊打声,和鲁迅先生文章里那些看着同胞被杀而冷漠甚至欢欣鼓掌的国人有什么区别?

    “你……呢?”

    但是作为李和的亲姐姐呢?这会儿嗑瓜子真的适合吗?先前还要死要活!难道所有人都撞邪了?这让她感觉一切又像笼罩在迷雾里挣扎不脱……

    “我……啥?哦!”李燕一下把瓜子塞张手里重新伸兜里自己先嗑上了,才说:“小五啊?死不了,他不昨晚也才把卢景城揍个鼻青脸肿的吗?”

    张努力咽一口唾沫,艰难又问:“你不说要杀人的吗?”

    “嗨!那事儿?”李燕嘴唇一嘟飞掉一个瓜子壳儿,“那不以为卢老头带着卢家一窝子灭门吗?这不就他爷孙仨儿来?又没带菜刀民火枪。卢景城屁点伤躺脸上,多大个事儿?现在村长村邻全见证着,最多打一个缺胳膊少腿儿把昨晚还回去。”

    “这……”张感觉自己的思维还是跟不上节奏。左右看看,也就只有李和的父母一脸担心……

    “担心呢?放心。你别看卢老头凶巴巴的,接骨正骨的本领高超得很;谁伤了在他手里最多受个十天半个月活罪,比村卫生所稳谱儿多了。小时候小五不从牛背上摔断腿了吗?就他接的,到现在都挺合用。再说……”李燕冷冷一笑:“看卢景城那逊样儿,一跛一瘸的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呢!哼哼……”

    张无力地长长呻吟……

    “你们关系好复杂,我到现在都没怎么搞清……”

    李燕继续边嗑瓜子边若无其事地咋呼:“搞那么清干啥?就一个村子喝一个水库水的……而且,就说他俩打吧!万一打输了让小五遭点罪也好;躺床上十天半个月,二十三四的人了看他还着不着调?哦……不是……也就,……叫他好好跟你处处他脸皮薄得跟啥一样的,揍揍就厚了。”

    张嗓子眼儿里断断续续地走气……

    ……突然好想家,好想回城市……

    农村……就跟这儿的天气一样,一样一样的……说不准哪儿的风哪儿吹,刚还日出又下雨,随即响俩大炸雷……

    连套路都不好找……也许都没……

    ……

    “最后还是干上了……”

    这会儿陈叔也同样在呻吟……

    这种好勇斗狠的风气什么时候才能割除掉呢?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遵纪守法做一村文明人树一村新风气?封建愚昧的尾巴,割不掉啊!基层干部,真的好难……

    李和张着嘴愣愣地看着卢景城一跛一瘸地走过来……

    还真要干?他表示有些换不过脑子来。仔细冲卢景城裆部看去,鼓鼓的一大坨。不过脚步挺扎实……不由寻思起来,塞的啥?确定摩擦不到?至于又小心翼翼的?又非干不可还能干?有点矛盾啊!

    不过究竟塞的是什么他忽然反而有些明悟。不会是当初上学时用过的军训神器吧?用他妹妹的?他不由瞟一眼卢景婷,一抹诡异笑容浮上脸,矛盾什么的都没时间想了……

    万能的军训神器!但,动作大了确定不会扯到蛋?那东西的敏感度,确认神器就不会擦枪走火?他表示坚决不信……

    一种莫名信心重新涌上心头。干就干吧!谁怕谁?……微微鼓鼓左右两膀;你以为今天的李和还是昨天的李和?还是以前随便让你揍看着你都发怵的李和?呸……

    今天没有李小龙的功夫至少还有李小龙的身体,我围着坝子绕圈儿也能把你蛋蛋扯得不要不要的,保证即使是军训神器也能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而且……

    他忽然抬头看向自己头顶飘飘扬扬的招牌。或许是时候该让你扬名赣村了,都快褪色了……你也一定如我一般饥渴难耐很久了吧?一朝成名天下知岂不最适合在今朝?不过千万别忘了高处不胜寒啊!否则你早晚褪得看不着字儿……

    这惆怅的笑意越来越浓,于是看着卢景城那喷满火花的吃人表情都觉得格外可爱……

    “卢哥?这是?……肿这么大?不痛吗?要不改明儿再说?”李和刻意把声音压低些,有的话不适合太多人听见。

    卢景城一张面目全非脸做表情全靠眼。别的看不见就一对一直保持赤红赤红的眼珠儿随时像要出膛的子弹。“小王八蛋,今天不还你十倍我不姓卢。”

    “你真的能行?”李和吱吱地笑非常隐晦地又朝他胯下点去。

    卢景城那嘶哑的声音别提有多恨:“收拾你不过三五十秒钟的事。”

    李和哑然不自觉退后两步,多年的阴影绝对不是一曲琵琶能弹走的!心中念头一闪,这厮要突然暴起一鼓作气忍痛三五十秒钟把自己解决?确定能行?

    他有些不敢确定。脑子回旋了十种应对方式以及二十种不要脸转身逃走借口和身法,忽然歪着脖子喊:“卢爷爷,可以用兵器不?咱武馆十八般武器都有,场面不要更火爆?”

    卢老头横他一眼,中气十足回喊:“可以。婷婷,回去把家里杀猪刀拿来。”

    卢景婷刻意横李和一眼,没说话就起身……

    “还是算了那还是……”李和脖子一缩使劲儿干笑。

    日,动不动就杀猪刀……不就觉得如果准用板凳比较有把握吗?毕竟就会板凳拳嘛又没准备下死手。

    “那咱先说好,又不是生死仇敌一会儿出手大家都收着点?”

    卢景城怒了:“你昨晚咋没想着收着点呢?”

    “那昨晚……”

    “你到底打不打?罗里吧嗦的?”

    李和怎么觉得现在是卢景城的大刀饥渴难耐了呢?这感觉越发不踏实……

    “那啥?可以用腿不?……呵呵……其实我一直练的是腿法。”

    “你爱用啥用啥。”卢景城愤怒着催促迅速恼怒出口。

    “嘘”

    可下面不干啊!嘘声一大片。高喊这小子出尔反尔了好无耻……

    “呵呵……那咱说好啊!咱要干随时就能干……”李和才不理下面的人呢,挨揍痛的又不是你们你们当然怎么高兴怎么来!他朝前轻轻走两步,笑着抬起右手:

    “卢哥,好久没搭架了你先让我站个起手式哈!你看我这起手式一定一眼就认出我用的什么拳法,对不?”

    卢景城还不算浪,见李和一本正经地起手他也不八不丁架起一个红拳起手拳架来,目光不由自主朝李和右手看去。

    李和左手向后下压,右手右前方微抬,手掌掌刀平稳。忽然中指一曲一弹

    “嗯”卢景城下意识菊花一收屁股一翘……阴影啊!

    李和这厮无耻后脚一催右脚抬起迅猛一脚朝人伤员的肚子踹去……

    特么要的就是这效果啊!心里早已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