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女频频道> 戎宠>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斩草除根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斩草除根

书名:戎宠| 作者:微漫| 本书类别:女频频道

    叶少臣猛地抬手,手中的佩剑投掷过去,准准地穿透那人的胸口,他手里的孩子坠落下来,青芝扑过去接住。

    “酒酒不怕,我们去找姑娘,我们现在就去。”

    青芝神智都有些不清醒,她不敢去想姑娘现在的处境,她只知道,自己一定会找到她,然后陪在她的身边。

    “你家姑娘在哪?”

    青芝听见一个急切的声音,她抬起头,面前的人似乎有些眼熟。

    “快说?她也在山寨里?”

    “叶……将军?……叶将军!你快去救救姑娘,我给你磕头了,你快去救姑娘!”

    青芝松开手,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声音沙哑难听,头在地上发出“砰砰砰”的响声。

    在她旁边,酒酒看了一会儿,也学着青芝的样子,给叶少臣磕头,稚嫩的声音磕磕巴巴,“救,姨姨,救姨姨。”

    叶少臣将她们交给岳生,冷着脸转身,动作飞快地往榔头寨的屋子里找过去。

    该死的,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被山贼劫持了?

    叶少臣步履如飞,一连踹开了几间屋子,里面都空无一人。

    到底在哪儿!

    ……

    苏龄玉耳朵里的鸣叫声终于缓解了一点,也能听得见外面的骚动声。

    战舟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大概抽不开身?真的有官兵来围剿了吗?不是说,榔头寨跟官府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苏龄玉将匕首握得太紧了,虎口隐隐发疼,可她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她站不起来,刚刚被甩到墙上的时候,歪着了一只脚,疼的都不像是她自己身上的部件。

    苏龄玉心里很后悔,为毛自己就那么弱呢?手无缚鸡之力跟个待宰的羊羔似的,空有一把匕首还只能用来自尽。

    她挺佩服自己都这会儿了,还能想一些乱七八糟的,可是,管他呢,说不定一会儿连想这些都不能了……

    忽然,苏龄玉的耳朵动了动,她听见了脚步声。

    绝对是习武之人的脚步,很轻,但是很稳。

    苏龄玉紧张起来,手握得匕首刀尖都在发抖,机会只有一次,被发现了匕首,她可能连自尽的能力都没有了。

    脚步已经很近了,只要转到角落里,就能够看见她。

    苏龄玉的喉咙滚动,匕首对准了自己的死穴,当她看到那一片青色的衣角时,手下意识地动了起来。

    “当啷”

    苏龄玉的虎口被震裂开了一条小缝,血从里面迸溅出来,顺着手腕落在她看不出颜色的裙子上。

    匕首掉落在脚边,苏龄玉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人,对死亡本能的恐惧,化为劫后余生的巨大的冲击。

    她就这样愣住了,呆呆的半天没有任何反应。

    叶少臣的心落回了原位,她刚刚居然要自尽?用自己的匕首,要往她的身体里扎进去?

    叶少臣根本没有来得及考虑,身体自己动了起来,随手不知道拿了什么将她的匕首砸开。

    他慢慢地蹲下身子,刚刚没有多余的反应控制力到,苏龄玉的手裂出了口子,细细的血在她的手上蜿蜒开来。

    “疼不疼?”

    叶少臣用布将口子压住,眼睛在她的身上扫视。

    半个脸颊高肿着,裸露出来的右脚脚踝肿的比他拳头都高……

    叶少臣的眼神慢慢地发沉,手臂一个使劲,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苏龄玉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一样,没受伤的手下意识地抓住叶少臣的领口,她怕掉下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龄玉觉得跟做梦似的,她逃过一劫了?又这么巧是她认识的人来救了她。

    这种感觉……,就跟随手去彩票店换零钱,结果中了头奖一样不可思议。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叶少臣口气很随意的样子,苏龄玉想了想,还真是。

    这算不算自己救了自己?

    苏龄玉这会儿浑身都在疼,一旦神经放松下来,身体的不适就开始放大。

    她很怕疼的,脸上、肩膀、脚踝……,循环轮回的疼痛,让她不舒服地把叶少臣的衣服揪成了一团。

    叶少臣低头,看到她疼的发白的脸,和额上渗出来的汗,嘴唇抿得笔直。

    “姑娘!姑娘!”

    苏龄玉打起了精神,看到青芝猛地推开一个人冲了过来。

    小丫头脸上满是泪水,死死地拽着她的袖子不放开,“姑娘您还好吗?青芝没用,都是我没用……”

    “我说青芝姑娘你也太……”

    岳生无奈地走过来,手里拎着酒酒,手臂上一道道全是抓痕。

    “苏姑娘您说,叶帅让我看着她,这么危险她非要去找你。”

    岳生想抱怨两句,结果一抬头瞧见了叶少臣的脸色,顿时闭了嘴。

    苏姑娘被山贼抓了,会不会……遭到了不好的对待?

    这不是废话嘛,这里可是山贼窝!

    岳生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苏姑娘……,也着实太可怜了一些。

    “不哭了,我不是好好的。”

    苏龄玉试图笑一个安慰她们,然而肿了半边的脸,笑成什么样都毫无说服力。

    不仅青芝在哭,酒酒小小的手紧紧地攥着苏龄玉的衣服,大大的眼睛里不断地滚出泪珠子,看得苏龄玉心疼不已。

    叶少臣皱了皱眉,伸手拨开一大一小的手,“治伤要紧,这两个交给你了。”

    岳生头皮发麻,叶帅是不是看他最近太闲了?他宁愿去跟山贼过招啊!

    “将军,这些人怎么处理?”

    封狼那边已经基本结束,将几个看起来是头目的人围在了一堆。

    苏龄玉抬眼看过去,战舟赫然在列,他的一条手臂被砍断了,半个身子的衣服几乎全部被血浸湿,单膝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眼神却在看她。

    他大概在后悔吧,苏龄玉心想,后悔刚将自己抓来的时候,没有立刻弄死。

    “你觉得,要怎么处理?”

    叶少臣低头,去问苏龄玉的意见。

    她的目光看着战舟,仿佛那日刚被抓过来一样,没有任何情绪。

    “如果可以,斩草除根。”

    苏龄玉不喜欢留有后患,如果将这些人送去官府,谁能保证他们一定会受到惩罚?

    那些被榔头寨杀害的无辜百姓,官府当作看不到,那最好,就直接彻底铲除,以慰藉他们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