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女频频道> 戎宠>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因为你好看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因为你好看

书名:戎宠| 作者:微漫| 本书类别:女频频道

    “银子的话,我倒是有不少,不过借给你就显得有些见外了,不如,你这医馆也算我一份如何?”

    叶少臣笑眯眯地看着她,苏龄玉眼波微转,那一瞬间的风情,让叶少臣喉咙竟有些干渴。

    “算你一份?”

    叶少臣点点头,“你的医术我自然是知晓的,因此对你,我有绝对的信心,有银子一起赚,若是亏了,你也不吃亏。”

    这算是资金入股,相比较苏龄玉的技术入股风险要更大一些。

    苏龄玉狐疑地看着他,叶少臣实在忍不住,快速在她的头上摸了一把,又迅速将手收回来。

    “不过我相信,有你在,稳赚不赔。”

    苏龄玉因为那只手刚想翻脸,这句话让她的脸色又好看了不少。

    挺有眼光的。

    苏龄玉这会儿确实资金匮乏,“既然叶将军这么有诚意,我也不介意。”

    苏龄玉一副“你赚大了”的表情,继续埋头思索医馆还需要些什么。

    有银子的话,她就不用这么捉衿见肘,很多事情就能放开手去做了。

    她伏在桌子上写写画画,一旁还趴着个酒酒,也一本正经学着苏龄玉的架势,在纸上画着玩。

    叶少臣就坐在一旁,眼睛直直地看着苏龄玉认真的面庞,她的睫毛很长,微微垂着,一双眼睛亮得吓人,却见不到底的感觉。

    难得见她认真起来,样子也格外好看。

    苏龄玉起先还能专心地想事情,然而叶少臣的目光跟有实体一般,莫名让她觉得焦灼起来。

    关键叶少臣看得特别坦荡,直勾勾的目光,苏龄玉想装作不在意都做不到。

    她手中的笔停下,慢慢抬起头,“叶将军可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没有,你继续写你的。”

    苏龄玉语气平静,“若是没事,叶将军为何盯着我看?”

    “因为你好看啊。”

    “……”

    叶少臣想也不想地回答,语气要多真诚有多真诚,仿佛说出口的只是“今天天气很好”这样的话语。

    “姨姨好看,很好看。”

    酒酒奶声奶气的附和着,还朝着叶少臣点点头,像是在肯定他的说法。

    青芝等人都不敢往前凑,死死地憋着,假装自己很忙的样子。

    苏龄玉摸了摸酒酒,她知道叶少臣说的是实话,不吹不黑,她就是很好看啊。

    苏龄玉挪开了目光,轻轻地“哦”了一声,继续低头,很认真地看着她写下的东西。

    只是她看了很久,并没有继续往下写,仿佛在思考什么很重要的问题。

    叶少臣失笑,盯着苏龄玉嫩红色的耳朵尖儿,心里越发痒痒的,想要碰一碰才好。

    这丫头知道害羞了,真是个好现象,要换做之前,她大概能说出,“想看也要收银子”,或是“你也很好看”这种话来……

    他一只手托着下巴,手肘撑在桌子上,觉得自己怎么那么有眼光的呢。

    “我从不会妄言,龄玉姑娘真的很好看。”

    叶少臣的声音又开始变得低沉,带着慵懒的感觉,慢慢说着。

    “眼睛很好看,鼻子很好看,嘴也很好看,眉毛也好看,耳朵也好看……”

    “……”

    苏龄玉只觉得从他口中念出一个地方,她的那里就会莫名发热,感觉变得无比奇怪。

    “够了!”

    苏龄玉赶紧打断,“我知道的,叶将军不必说出来。”

    “可我只想告诉姑娘,你有多好看啊。”

    苏龄玉眼神飘忽,“不需要,这种事情我自己知道。”

    叶少臣差点没笑出声音来,不过眼看着苏龄玉的脸上几乎要冒出烟来,他也就适可而止,可不能将人给逗急了。

    酒酒在旁边学着叶少臣,嘴里念叨着“眼睛”“鼻子”之类的话,叶少臣觉着有趣,将他抱到腿上,也不在乎他染了墨的小黑手,轻声地跟他说话。

    苏龄玉这会儿已经没心情再写什么,她白皙的手指紧紧地捏着笔,笔尖一滴墨滴下,她都没有注意。

    虽然来到宁朝之后,她就没想过跟这里的男子有什么瓜葛,可是她不是傻子,不会看不出来叶少臣的意思。

    他一个堂堂将军,有什么必要对自己一个无足挂齿的女子另眼相看?

    从山寨将她救出来,又是邀她一同上京,又是给她寻找住处和护卫,隔三差五往自己这里跑……

    坦白说,苏龄玉不是木头,叶少臣能记得她随性的请求,真的去剿灭了榔头寨,还救出了自己,光是这一点,苏龄玉对叶少臣的印象只有好的。

    况且来京城的路上,苏龄玉更是渐渐了解了这个人,性情直爽痛快,也不拘泥于世俗,这样的性子对苏龄玉来说,本就值得结交,再加上他那张戳到了苏龄玉审美的脸……

    要说一点儿没有感觉也不可能,苏龄玉还不至于看破红尘,可是,叶少臣再不拘泥于世俗,再与众不同,他也是宁朝土生土长的男子。

    他也是受着宁朝男子三妻四妾,女子三从四德的熏陶长大的,他身为将军,地位不凡,更会有许多顾虑和不得以。

    苏龄玉脸上的热度慢慢地消退下去,那些顾虑和不得以,却是她一个都不能接受的。

    “叶将军若是打算与我一同开医馆,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你看一看可有什么问题。”

    苏龄玉将一张纸递过去,眼睛里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

    叶少臣微微心惊,前后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他觉得此刻的苏龄玉,仿佛在跟他之间拉出了一条无形的界限。

    明明刚刚伸手就能碰到,此刻,却又隔了无数山水一般。

    叶少臣不动声色地将纸接过来,“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会尽快让人将银子送过来。”

    “那我再拟写一份文书,会将叶将军所出明明白白地写清楚,今后医馆的盈利分红,也会跟将军细细商议过后再决定。”

    苏龄玉的脸上只能看出公事公办的客气,早没有了刚刚被叶少臣紧盯不放的焦灼感。

    她朝着叶少臣笑了笑,笑容淡然,朝着酒酒招了招手。

    酒酒从叶少臣的膝盖上爬下来,飞扑进苏龄玉的怀里,脸蛋在她的身上蹭了蹭。

    叶少臣的眼神暗了暗,是什么原因?让苏龄玉忽然有了如此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