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女频频道> 戎宠> 第一百四十九章 技痒了

第一百四十九章 技痒了

书名:戎宠| 作者:微漫| 本书类别:女频频道

    “娘,人来了。”

    叶少臣将苏龄玉拉到身边,适时地松开手。

    苏龄玉给叶老夫人行礼,才蹲下身,老夫人连声让她起来,声音中有种奇异的颤抖。

    “来了就好,让她们将面拿上来吧。”

    苏龄玉心里的疑惑更重,长寿面?如果她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莫非是在等自己一起吃长寿面?

    可是为什么?也不是她过生日啊。

    “这孩子,就是你提起过的吧?”

    叶老夫人的声音打断苏龄玉的疑惑,她点点头,将酒酒从叶少臣的臂弯里抱下来。

    叶老夫人都要热泪盈眶了,这可真像是一家人啊,她曾经都想过,儿子是不是不喜欢女人,现在这样可真好。

    酒酒这些日子在私塾学得颇有成就,苏龄玉来之前也教过他。

    于是酒酒站稳了之后,像模像样地给叶老夫人行了礼,奶声奶气地祝愿,“愿老祖宗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叶老夫人乐的不行,连连招手让他到跟前儿,直接塞了一个巨大的荷包。

    酒酒不敢收,又推不过叶老夫人,转头眼巴巴地想让苏龄玉给他解围。

    “我给你的有什么不能收?哎呀这孩子可真懂事。”

    叶老夫人喜欢的不行,又是拿果子又是拿点心。

    酒酒看到苏龄玉轻轻点了头,也不再推辞,脆生生地跟老夫人道谢,又将这几日听来的祝福的话轮番说一遍,说得叶老夫人搂着他心肝儿的就叫上了。

    “我娘很喜欢小孩子。”

    叶少臣往苏龄玉身边靠了靠。

    苏龄玉点头,“看得出来,真心喜欢孩子的人,心地大都很善良。”

    “嗯,我就当你在夸我了。”

    “……”

    苏龄玉瞥了他一眼,不要自觉地对号入座好吗?

    不过……,苏龄玉转回头,好一会儿忽然“嗯”了一声,“不用谢。”

    或许叶少臣手里沾染过无数的鲜血,苏龄玉也不能否认,他是个好人。

    他严苛地对待手下,只为了他们能多一些活下来的希望;并不关他的事,却依然去剿灭了榔头寨;一直敬仰的父亲受到不公的对待,他仍旧率领军队守护着宁朝的安宁。

    叶少臣的眼睛骤然发光,手指微微颤动,要不是这里不合适,他真想,抱一抱眼前这个坦率得让人心颤的女子。

    她怎么就那么可爱?啧,失策了,刚刚的话应该私底下跟她说才对。

    一会儿,下人们将香喷喷的长寿面摆好了,叶老夫人招呼他们坐过去。

    “之前只有我们娘俩儿吃面,还有几年,少臣赶不回来,我也就懒得张罗,今年,我想着总要热闹一些才好。”

    叶老夫人脸上都笑出了淡淡的皱纹,云淡风轻地说着,笑吟吟地将酒酒拉到她的身边坐。

    苏龄玉的心里却微凉了一下,不知道设身处地,她能不能像叶老夫人那样,笑得毫无怨怼?

    长寿面很简单,细细的白面,醇厚清亮的汤头,撒了绿绿的葱花,滋味极好。

    苏龄玉其实是吃了东西来的,只是叶老夫人一番好意,她自然不会拒绝,大不了,回去吃几粒保和丸帮助消化。

    然而在吃之前,叶少臣忽然将她的碗拿了过去,从里面夹了一些到自己的碗里,才将碗放回去。

    苏龄玉低头,碗里剩的并不多,全部吃下去也并不会觉得撑。

    “只是图个吉利,不过我是真饿了。”

    叶少臣说完,等叶老夫人动了筷子,拿起筷子开始吃面,风卷残云一般,像是真的饿了一样。

    苏龄玉也夹了一些送进嘴里,鲜香适口,软度适中。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面有些热,她的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浅红色。

    这大概是这几年,叶老夫人吃的最舒心的一顿面。

    先前果然是错怪少臣了,还觉得他是不是不会跟女孩子相处,这不是处得很好嘛。

    叶老夫人乐呵呵地喂着酒酒,她从前觉得过寿很麻烦,现在天天过她也是乐意的!

    ……

    今日叶少臣休假,宾客要午后才会上门,偌大的将军府里,只他们几人,却一点儿不觉得无聊。

    “龄玉丫头,快来帮我挑挑,晚上我穿哪件衣衫合适?”

    苏龄玉陪着老夫人挑完了衣服挑首饰,又在设宴的院子里转一转。

    叶老夫人情绪很高,笑容一直挂在脸上,等到她看见酒酒打了呵欠,眼睛一亮。

    “酒酒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会儿该睡了,我也一把老骨头了,少臣,你陪着龄玉继续逛逛吧。”

    苏龄玉想说,她可以陪酒酒去休息,哪知道叶老夫人生怕她跟自己抢似的,连哄带骗地将酒酒给牵走。

    园子里,苏龄玉跟叶少臣大眼瞪小眼,两人叹出一口气,双双走到一旁的树荫下坐着。

    “我娘今日很高兴,多谢。”

    叶少臣也很少见到他娘如此神采奕奕的时候,仿佛沉寂了许久的潭水,忽然活了一样。

    苏龄玉托着香腮,眸光转过去,“你打算,如何谢我?”

    叶少臣被她的样子他怔了一下,嘴角笑意上扬,头凑过去压低了声音,“你想我怎么谢,我就怎么谢。”

    “……哦,那我想想。”

    苏龄玉方才眼中的风情变回了一本正经,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地面,“想好了,我再告诉你。”

    她真想抽自己一下,刚刚怎么就下意识地想反撩了呢?

    大概是气氛使然,让她技痒了。

    可是她现在反应过来,还是算了吧,尽管她觉得叶老夫人很是亲近,叶少臣也……马马虎虎,可是到此为止的融洽,都建立在她名声清清白白的基础上。

    如果老夫人知道,她曾经被山贼掳去过,还会如此和颜悦色的对她吗?

    叶少臣察觉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抿着嘴笑起来,“慢慢想,不着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有效的。”

    “……”

    苏龄玉很想瞪他,这人说话到底负不负责任啊?

    没有了叶老夫人和酒酒,叶少臣和苏龄玉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可就是这样坐在树下闲聊,时间居然过得飞快,一转眼,宾客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