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女频频道> 戎宠> 第二百四十五章 再等我一下

第二百四十五章 再等我一下

书名:戎宠| 作者:微漫| 本书类别:女频频道

    床上的杜鹊然叫住了苏龄玉,“丫头你去睡会儿。”

    “我不困,不想睡。”

    “不想睡也给我去睡!”

    杜鹊然蓦地提高了声音,惊的苏龄玉打了个哆嗦,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你看看你,已经一整个晚上没睡了,方子来来回回改了五六次,你这样能撑几日?指不定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先倒下,到时候是不是还要我来给您瞧病?”

    “……哪儿有那么夸张……”

    “少废话,让你去休息就赶紧去,我这会儿刚喝了药,能有什么事?”

    白归从屋外走进来,闻言也点点头,“你去休息,这里有我看着,有什么事会让人去叫你。”

    苏龄玉拗不过杜老,只得点点头,收拾了一下回屋睡一会儿。

    她本以为自己大概会睡不着,却没想到只刚刚闭了眼,就陷入了昏沉的睡眠。

    青芝看得心疼不已,趁着她熟睡,绞了帕子轻手轻脚地给苏龄玉擦洗。

    自从她们有钱了,姑娘特别在意自己清洁,也很少会累成这样,她知道,是因为姑娘从心底里尊敬杜老,所以努力想要将他治好。

    苏龄玉睡了没多久,就听到杜鹊然的药童谷木匆忙地闯进来,“苏姑娘不好了!杜老、杜老不好了!”

    苏龄玉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穿了鞋子就往杜鹊然的屋子里跑,一边跑一边脑子里在翻滚,怎么会呢?怎么会这么快?是哪里出问题了?

    “砰!”

    她用力推开杜鹊然的房门,声音之大让屋子里两个人都诧异地将头转过来。

    “丫头,你怎么了?”

    杜鹊然吓了一跳,苏龄玉这会儿衣服凌乱,发髻也歪歪斜斜,看得他莫名其妙。

    苏龄玉在门口定住,四下里张忘了一圈,正好谷木端着个药盅走进来,“杜老,药熬好了。”

    谷木放下药盅,转身看到了苏龄玉,“苏姑娘您不是在休息?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吩咐?”

    “……”

    所以,刚刚是她做的梦?

    苏龄玉的手微微脱力,从门框上慢慢地滑下来。

    身后,青芝赶过来给她披了件衣服,“姑娘您这是怎么了?睡得好好的突然冲出去,吓了我一跳。”

    “没事,还好没事……”

    “丫头你是不是做梦了?”

    杜鹊然皱着眉反应了过来,看她的脸色,应该还是个不太好的梦。

    “你是不是梦到我不好了?不错不错,都说梦是反的,说明我还有救啊。”

    杜鹊然还挺高兴,只看到苏龄玉的脸色时,又板了起来,“我说你休息都不肯好好的,这才多一会儿?赶紧再去睡一会儿。”

    苏龄玉摇了摇头,“真不困了,我又想到了一个方子,先写下来去试试。”

    她转身走出去,将身上的衣服裹紧。

    她不信神佛,也不相信迷信,可是此刻,她却很希望当真有迷信的存在,她连“梦是反的”这样的话都愿意相信。

    若是真有神佛,应该是会庇佑杜老的吧,他是个心善正直的人,是该得到庇佑的吧?

    ……

    苏龄玉一日一日地掰着指头数日子,觉得每一日都过得太快了。

    她浑身上下都染满了药味,指甲缝里都是已经洗不掉的药渣。

    她的眼底一层浓重的乌青,每日连水都顾不得喝几口,嘴唇干裂到一层层起皮。

    然而即便这样,她还是没能阻止杜鹊然身上溃烂的发生。

    “没事儿,其实也不是太疼。”

    杜鹊然安慰她,“我这一层老皮了,也该换换新的了。”

    他想要朝着苏龄玉笑一笑,却不知道牵动了哪里,笑容不受控制地扭曲起来,“呵呵,呵呵呵……”

    苏龄玉给他换药,饶是动作再轻,从杜鹊然身体紧绷的程度来看,都避免不了疼痛。

    她用水化开两枚药丸,给杜鹊然一点一点喂下去,不过一刻钟,杜鹊然“哇”的一声全部又吐了出来。

    谷木将木桶拿出去清洗,苏龄玉再次给他喂药,然后又吐,再喂,继续吐……

    从头到尾,杜鹊然都没有说一句“算了”,频繁呕吐的滋味生不如死,他却始终配合,没有半点抗拒。

    可他越是这样,苏龄玉的心里就越是焦灼,为什么会见效甚微?还有什么办法?她还有哪里没有想到?

    终于,杜鹊然吞下去的药没有再呕出来,他得意地笑了笑,“丫头,我觉得我好一点儿了,你看,这都几日了,我身上的溃烂才发展到这个地步,你应该高兴。”

    跟一开始的病患比起来,杜鹊然的情况不可谓没有进展,可是不够,还不够!她还没有把握能治愈。

    “照着这个进度,就算我治不好,也该很快能治好别人的,真的应该高兴。”

    杜鹊然是笑着的,真心诚意地在笑,疼的额上一层汗,笑容却发自内心。

    “所以别哭丧着脸,你从前不是还说过吗,对待病人要如沐春风,给他们制造你无所不能的错觉,有助于治愈的几率。”

    杜鹊然想起苏龄玉从前说的话就好笑,那会儿他真觉得这丫头全然胡说八道,看在她医术还不错的份上也就忍了。

    可这会儿,他却觉得苏龄玉之前说的当真有几分道理。

    当给自己治病的大夫如同神明一样,那种感觉真的是不一样的。

    苏龄玉有些想笑,只是却笑不出来,“我会尽力的,你再等我一下,很快的。”

    “好,我等你。”

    杜鹊然对着她露出一个笑容,苍老浮肿的脸上,笑容却清澈无比。

    苏龄玉咬了咬舌尖,捏着方子出去继续研究。

    “苏大夫,杜老……如何了?”

    有人叫住了苏龄玉,向她打听杜鹊然的进展。

    苏龄玉也不藏着,照直了说,并且将用过的方子也给出去。

    “给别的病人都试试,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也希望能跟我说一说。”

    “当然当然,不过还是你有办法,跟杜大夫一同患病的人,有几个已经……”

    从前他们看不上苏龄玉,是因为觉得她并没有本事,只仗着一张脸打着大夫的名义招摇过市。

    可现在,杜鹊然确实因为她还活着,光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们自打脸。

    杜鹊然此刻就是他们的希望,只要治好了他,夏城就有希望,他们就能够离开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