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女频频道> 戎宠> 第三百零九章 忌日将近

第三百零九章 忌日将近

书名:戎宠| 作者:微漫| 本书类别:女频频道

    苏龄玉觉得喉咙有点干,拿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的倒水,可是她居然有些拿不稳,从水杯里泼出来了不少。

    “我来我来,阿囡你别动。”

    荷琴立刻去拿了抹布将水擦掉,又倒好了水放到苏龄玉的面前。

    苏龄玉拿起来一口气喝掉,只是喝太快了,水呛到了气管里,咳得她眼前都冒出了金星。

    “怎么这么不小心?好些了没有?”

    荷琴担忧地给她拍背,苏龄玉抬起头来,脸上因为用力咳嗽,涨得红红的。

    “琴姨我没事了。”

    苏龄玉朝着她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我有点累,先进屋休息一会儿。”

    “快去快去,琴姨一会儿做好了饭再叫你。”

    苏龄玉点点头,回去了自己的屋子,将门关好。

    外面的阳光被门窗隔绝,屋子里有些暗,可是对于此刻的苏龄玉来说,正好。

    她慢慢地走到床边,脱了鞋子躺上去,将被子抱在怀里。

    宁朝改朝换代已经有六年之久,她之前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吧?

    在大家的心里,她已经死了六年了,就算是亲生父母,也只需要守孝三年而已,有了新的生活是多正常的一件事?

    苏龄玉轻轻扬着嘴角,温柔贤惠吗?真好,跟她完全不一样呢,能知道叶少臣过得很好,其实她已经满意了。

    总比魂飞魄散强一些不是吗?

    苏龄玉陷入沉睡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两句,等她死了,她一定要去找白鹤的师父算账,既然让她活着,为什么还要有个时间差?什么玩意!

    ……

    京城,皇宫里。

    一棵树下,宫女们正焦急地抬头张望。

    “皇上,上面危险,您赶紧下来吧。”

    浓密的枝叶将众人的视线遮得严严实实,只能偶尔看到一抹明黄色,在绿色的叶片中闪现。

    一个身影从远处慢慢走过来,宫女瞧见了,都齐刷刷地跪下行礼,“姜太傅。”

    来人是姜先生,胡子花白,精神倒是不错。

    他让宫女都起来,抬头看着树上,朗声说,“一个时辰之后,护国将军会进宫觐见。”

    话音刚落,树上一小丛树叶微微抖动了几下,一个明黄色小小的身影,直直地从树上落下来。

    在宫女太监的惊呼中,身影稳稳地落在了地上,抬头,一张明亮的笑颜出现,正是已经长大了的酒酒。

    “先生,那只小鸟落了下来,不送它回去它会死的。”

    “陛下心善,只是往后这些事情,陛下可让别人去做,陛下的龙体金贵,若是伤了……”

    姜先生顿了一下,“护国将军会不高兴的。”

    一老一小两人同时打了个冷颤,酒酒立刻表态,“先生的教诲,我记住了。”

    回去了宫殿,姜先生检查了他的功课,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个孩子比他预想得更加聪明,当初叶少臣将他带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姜先生还有些担心,那孩子也太小了。

    可是酒酒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懂事、认真、能吃苦,姜先生很快喜欢上了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倾力传授。

    然而那会儿他再也没想到,他能教出个皇帝来。

    “先生,叶将军进宫,是因为苏姨的忌日吗?”

    酒酒轻声问了出来,“我也想祭拜苏姨。”

    “陛下已经想好如何回答首辅大人的问题了吗?”

    “……”

    酒酒低下了头,没有。

    姜先生叹了口气,“等陛下想出来了再去也不迟,那一日,就留给叶将军吧。”

    ……

    姜先生每每回想起自己见到叶少臣的场景,心里都会生出深深的悲伤。

    那会儿他带着酒酒藏在密室里,才得以侥幸逃过一死,密室却被人从外面打开,来的人,是盛嘉言。

    他脸上是难以描述的表情,直接将他和酒酒带去了皇宫。

    在那里,姜先生看到了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的画面。

    那处宫殿里种了不少青竹,可是已经歪了一片,叶少臣身上穿着玄色的战袍,上面的血已经全部干涸,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手里抱着一个人。

    那个人的脚踝从裙底露了出来,瘦得只剩下了骨头。

    姜先生看不到那人的脸,可是她的裙子上,布满了血迹,颜色发黑,一看就不是正常的样子。

    盛嘉言告诉他,叶少臣已经这样不吃不喝坐了三日了。

    那是苏姑娘,姜先生后来才知道,苏姑娘死的样子很凄惨,她中了毒,七窍流血而亡,死的时候,蜷缩在青竹里,手指缝里都是泥土。

    她在死前经历了什么样的感受,姜先生根本不敢想象,他那会儿都难受心疼得眼眶发酸,更别说,叶少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再后来,酒酒就成了新皇,叶少臣说,他们不是那么在乎皇家皇位吗?他就偏要让一个不相干的人做皇帝。

    姜先生知道,他心里是恨的,姜先生一度担心,叶少臣会不会失去理智,产生想毁灭一切的情绪,但是似乎并没有。

    叶少臣只是比起从前更加沉默、冷肃,令人畏惧。

    ……

    酒酒虽然做了皇帝,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了,他也有害怕的人。

    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叶叔,如今的护国大将军,叶少臣。

    酒酒还记得曾经的叶叔不是这样的,他会笑着把自己抱在腿上,也会给他用木头削剑,然后跟他对打着玩。

    那时候酒酒是很喜欢叶叔的,并且一点都不怕他,因为他知道,若是惹了叶叔不高兴,他只要躲到苏姨的身后就一定没事了。

    可是现在,他没有地方可躲。

    “微臣参见皇上。”

    酒酒看着单膝跪在下面的叶少臣,赶紧让他免礼。

    “叶将军回京了。”

    酒酒没话找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叶少臣的脸上没有表情,京城,皇宫,从来都不是一个让他喜欢的地方。

    尤其是这几年,他根本没有办法待在京城,他怕自己会疯掉,因此总是常年在外,苏朝的疆土都被他扩张了不少。

    可是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是一定会回来的。

    “辛、辛苦叶将军了,这几日朕要跟太傅和首辅商议国事,有劳叶将军护卫皇城。”

    酒酒怂怂地让叶少臣自便,让他跟叶少臣抢祭奠苏姨的资格,他暂时还是不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