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女频频道> 戎宠> 第五十六章 不给面子

第五十六章 不给面子

书名:戎宠| 作者:微漫| 本书类别:女频频道

    “慕香姐姐真是深藏不露,我竟都不知道姐姐会这些。”

    傅云珍语气夸张,脸上满是惊叹。

    “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何慕香笑容谦虚,将一只只茶盏放好,让丫头送到其他人的面前。

    她说话的时候,眼皮轻轻抬起,盈盈如水的目光,投向傅汝炎坐的地方。

    这是她从小就一直倾慕的表哥,哪怕这会儿有凌松然在场,何慕香仍旧觉得,汝炎表哥是最显眼的。

    可是不知道为何,自己及笄之后,汝炎表哥便不再如同从前一样跟自己亲近了,是因为他们都长大了,还是,因为某些人……

    就在这时,送茶的小丫头低着头脚步轻快,脚底下忽然像是被裙裾绊了一下。

    “小心。”

    也不知道是谁的声音,苏龄玉只看到那丫头手里的茶盏,直直地往自己的身上落过来。

    苏龄玉其实一早便注意到了,因此她并未惊慌,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反应。

    只是还没等她做出什么举动,就眼睁睁看着那丫头被扯开。

    茶盏落在地上,滚了几圈,小丫头正巧跌坐在上面,手掌按在滚热的茶水上,烫得她叫了出来。

    苏龄玉这会儿也被人拉了起来,“龄玉妹妹,你可有哪里伤着了?”

    傅汝炎紧张地上下扫动,见她没有任何不妥,这才仿佛被烫着手似的,松开苏龄玉的手腕。

    苏龄玉笑了笑,“多谢表哥担心,龄玉并没有受伤。”

    傅汝炎见到她的笑容,忍不住楞了楞,记忆中有些日子没有见到这样的笑容了,傅汝炎刚刚褪去淡红的脸颊又微微发热。

    “你这个丫头怎么那么不小心?”

    何慕香厉声喝斥,握成拳的手都在隐隐颤抖。

    汝炎表哥明明离得并不近,为何他却第一时间去担心苏龄玉?

    她一直注意着表哥,因此看得明明白白!

    热茶要泼到苏龄玉的时候,汝炎表哥的脸一下子煞白,动作极快地站起来冲过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为何表哥要那样紧张在意苏龄玉?难道说当真是因为她,表哥才和自己生分的?

    何慕香恨恨地抬头,瞪着苏龄玉身后安静站着的那个丫头,那丫头竟然动作如此麻利,怎么可能?

    “苏姑娘,你当真……没事?方才若不是你的丫头,就太危险了。”

    凌松然也是捏了一把汗,只是他与苏龄玉的关系并不亲近,这会儿也不能去她面前查看,不过他人倒是已经站起来了。

    “我真的不碍事,小丫头有时候犯些小错也人之常情,幸好我的丫头得用。”

    苏龄玉也朝着凌松然笑笑,眼睛里满是温润无害的光芒,看的凌松然心中一动,缓步朝着苏龄玉走了过来。

    “苏姑娘实在是心地善良,方才那样的惊险,姑娘都大人大量,令在下佩服。”

    “凌公子过奖了。”

    傅云珍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边其乐融融,指甲尖儿都要给掐断。

    苏龄玉心地善良?大人大量?

    之前是谁在院子里咄咄逼人,非要让自己给她赔不是?凌公子怎么能被这种女人给蒙蔽?!

    不过比傅云珍更接受不了的,是何慕香。

    有了苏龄玉宽厚仁慈的对比,何慕香方才责骂小丫头的举动,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苏龄玉态度温和地同傅汝炎和凌松然说话,谁也没提如何处理这件事。

    何慕香死死地咬住牙齿,她精心准备了品茗宴,这算什么?

    “龄玉姐姐没有受伤就好,那丫头想必也不是故意的,咱们的茶还没喝呢。”

    傅云婷开口,算是给了大家一个台阶。

    何慕香于是十分自然地笑起来,“云婷妹妹说得是,何必让一个下人破坏大家品茗的雅兴?”

    她又招呼一个小丫头过来给苏龄玉送茶,想让这件事儿赶紧过去。

    苏龄玉幽幽地叹出一口气,“虽然我并不怪那个丫头,但到底也被惊了一下,这会儿头有些疼。”

    说着,她轻轻地按了按额角,“左右我对茶也没什么研究和喜好,就不打扰各位的雅兴了。”

    苏龄玉直接行礼走人,一点儿面子都没有给何慕香。

    何慕香几乎将手中的杯子捏碎,脸上的笑容也无法再自然下去。

    这个女人……,她莫非是天生来跟自己做对的?

    “龄玉妹妹……,并不喜欢饮茶?”

    傅汝炎的目光望向傅云珍,傅云珍却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他想起来了,他将苏龄玉从桐城接到平城的一路上,当真没有见过苏龄玉怎么喝茶。

    他本来以为是在赶路,因此没那么多闲情逸致,可分明龄玉妹妹还花了功夫去做花果茶和药茶,那比单纯饮茶可要麻烦多了!

    “表、表哥……,龄玉妹妹怕是因为受了惊,因此想回去歇着。”

    何慕香察觉出了傅汝炎情绪的变动,心中更是焦躁不已。

    傅汝炎不是个喜欢生气的人,饶是这会儿他也觉出了不对劲,却不好当众拂了自己妹妹的面子,因此脸色虽然不好,却也没再说什么。

    凌松然也坐了回去,他在傅家做客,有些事情他只能表达自己的关心,再深的,他并不方便……

    “品茗这样风雅的事情,其实我也不太感兴趣,不过是来凑个趣儿。”

    一直沉默着看戏的叶少臣忽然开口,拿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如今茶也饮过了,我这个粗人就先告辞了。”

    他也没打算征求谁的同意,纯粹通知一声,说完了话也直接起身离开。

    “……”

    何慕香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这算是她办的品茗宴,却一而再再而三有人不给她面子。

    凌松然愕然地看着叶少臣离开的背影,眼睛里竟然些隐隐的羡慕。

    少臣兄如此随心所欲,他是做不来的。

    何慕香的表情里带着一丝丝委屈,看向情绪低沉的傅汝炎,“表哥……”

    ……

    苏龄玉离开水榭,慢吞吞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方才那个丫头明显是故意的,本以为这场品茗宴只是用来炫耀,却竟然还藏着这样的打算。

    手段并不高明,却很恶毒。

    那杯热茶若是真全部撒到身上,会造成不轻的烫伤,虽然凭她的本事不会让自己毁容,可还是要吃不小的苦。

    “芷兰,方才多谢你应对及时。”

    芷兰眼睛睁大,立刻低下头,“这是奴婢的本分。”

    青芝已经跳到了芷兰的身边,“芷兰姐姐你刚刚好厉害,就跟拎了一只小鸡一样将人给拎开了!姑娘平安无事,都是芷兰姐姐的功劳。”

    青芝一脸的崇拜,看得芷兰有些晃神。

    从前青芝还对她们心存防备,态度也很冷淡,可现在……

    她忽然很羡慕青芝,谁对姑娘好,她就对谁好,活得多么简单。

    苏龄玉绕过了一扇月亮门,忽然停住脚步。

    她疑惑地皱起眉毛,前边儿靠着树装模作样的人,是叶少臣吧?他怎么跑自己前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