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玄幻奇幻> 无常鬼使> 第七章 废庙鏖战

第七章 废庙鏖战

书名:无常鬼使| 作者:鬼墨妖松| 本书类别:玄幻奇幻

    青色的业火瘴点燃了鬼洞墙壁上的火把,火光摇曳中,只见复活的关羽手持偃月刀,双眼冒着赤焰直勾勾地盯着眼前呆若木鸡的范天九。

    而在他身后,缚心鬼则得意的一挥手中的浮生马良笔,对着关羽大喝道:

    “去吧!替我把这多管闲事的鬼吏碎尸万段!”

    “呼!宵小蟊贼!授首吧——!”

    随着缚心鬼一声令下,只见关羽眼中红芒更盛,大喝一声踏出虎步,弯臂猛地提起手中青龙偃月刀,风驰电掣地向范天九劈了过来。

    “我擦——!”

    感觉到铺面而来的凌厉刀风,范天九心知不妙,连忙一甩手中哭丧棒,将它本能地挡在了胸前。

    “当——!”

    随着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范天九就像被正在奔驰的火车迎面撞上了一般,瞬间就被打飞了出去。啪的一声,撞碎了几件摆在旁边墙壁上的魂坛之后摔到了地上

    “啊——!”

    随着几声凄厉的哀嚎声音响起,只见原本被困在坛子中的女孩魂魄瞬间飞出,消散的无影无踪。

    “哎呦……这关老爷的刀也太狠了……”

    一击之下,范天九便被打的七荤八素,只见他一边哼唧着,一边费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接着,他往手中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原来范天九发现,自己手中的哭丧棒竟然在关羽这一刀之下被砍成了两节,变成了废铁,即使如此,自己胸前的飞鱼服却还是砍出了一条缝隙,离他的心脏只有咫尺距离。

    “歹势……这下事情难搞了……”

    “呵呵……你这后生竟然能挡下关某这一刀,可敬,可敬!”

    正当范天九望着胸衣上的裂痕心有余悸的时候,只听关羽大笑一声,缓缓地转过身来,对着范天九一振手中偃月刀,冷然道:

    “关某刀下不死无名之鬼……小后生,你姓甚名谁?是何来历?”

    一听眼前宛如天神般的关羽这么问,范天九顿时感觉自己腿肚子直抽筋,连忙挤出一丝苦笑,结结巴巴地说道:

    “关、关二爷您好,小的名叫范天九,是这滇西之地一名小小的黑白无常,今次冒犯二爷虎威,实属意外,还望关二爷有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吧……”

    说实在话,范天九觉得自己大大小小的猛鬼也打过不少了,但还是头一回碰到像关羽这般自己连一个回合都扛不住的“超级猛鬼”,一想到自己等会可能会被他砍得魂飞魄散,范天九顿时吓得哀声求饶。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灭了他!”

    发现关羽没继续攻击范天九,缚心鬼顿时对着关羽大骂督促道。

    听到缚心鬼的骂声,关羽眼中的红芒顿时一闪,只见转过头来冷冷地盯着缚心鬼,右手暗暗握紧了青龙偃月刀。

    蛛发缚心鬼被关羽杀气腾腾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连忙举起浮生马良笔,对着关羽大喝道:

    “你……你看我干什么?你是这支神笔造出来的来,难道你想违抗神笔的命令吗?”

    缚心鬼的话音刚落,便见浮生马良笔的笔尖闪出一道红光,而关羽那双凌厉的丹凤眼中同时也亮了起来。

    于是关羽似乎瞬间受到了神笔莫名的打击,只见他浓眉一皱,向后踉跄了两步,转过身来,望着范天九冷冷地说道:

    “小后生,关某得罪了——!”

    说完,只见关羽一捋长髯,抡起大刀再次向范天九砍了过来。

    而范天九却还没从刚才那一击之中恢复过来,此刻浑身发麻站都站不稳,见到关羽又是一刀迎面劈来,范天九顿时心如死灰——

    “这下死定了……”

    “嗡、嗡……嗡——!”

    正当范天九闭上眼睛准备束手待毙的瞬间,一阵熟悉的蜂鸣声霎时响起,只见他挂在胸前的镇坤神丧棒忽然闪出万丈青光,瞬间由一个绣花针化成了一根丈八神铁,横亘在关青龙偃月刀与范天九之间。

    “当——!”

    又是一阵刺耳的刀剑挡格声响起,万丈青光闪过,只见关羽的青龙偃月刀登时被镇坤神丧棒震开,甚至连关羽都不由得向后踉跄了好几步才持刀稳住了身形。

    “哇哈——!宝贝,你又活了!”

    一见镇坤神丧棒再次恢复原形,范天九顿时大喜过望,连忙伸手一把将其握在手中,转头地对关羽和缚心鬼大喝道:

    “逮——!你们这两个胆敢冒犯冥府阴差的厉鬼!今天九爷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这天地第一神兵——镇坤神丧棒的厉害,给我闪——!”

    说完,只见范天九反手抄起镇坤神丧棒,对着二鬼猛地横扫了一下,于是刹那间,只见……只见……

    ……什么也没发生。

    在范天九一挥之下,镇坤神丧棒不但没有像上次对战九叶芭蕉扇时那样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破坏威力,反而连原本棒身上那一丝丝青芒都渐渐地淡去了,直接变成了一根普通的黑铁棍。

    “我擦——!怎么回事?宝贝!你又没电了吗?快给我闪他们啊?闪啊——!”

    一见手中神丧棒没反应,范天九顿时急了,开始胡乱地挥舞手中的神丧棒,但奇怪的是,不管他如何舞动,他手中的神丧棒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缚心鬼望着眼前持棒乱舞的范天九莫名其妙地嘀咕道。

    “呼……你这宵小竟敢戏耍本君,纳命来吧——!”

    见到在自己面前范天九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关羽顿时大怒,眼中红芒一绽,提起大刀再次向范天九砍去。

    “哇勒——!什么破玩意!竟然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下惨了!”

    见到迎面袭来的青龙偃月刀,施法不成的范天九怪叫一声,一转身,拿着神丧棒撒丫子就往洞口逃了回去。

    “快——!给我追!不能让他回去搬救兵!”

    一见范天九逃跑了,缚心鬼顿时大喝一声,持着马良笔跟关羽一起追了上去。

    ………………

    月明星稀,废庙前的小院里,只见司必安弯着腰,拿着勾魂锁在认真地上画着奇怪的阵图,并偶尔在阵脚点燃一支蜡烛。

    “白无常小哥。你这是在画什么?”

    陈俊涛推着轮椅来到司必安的身后,望着她奇怪的问到道。

    “这叫晦鬼霉运阵,能提高吉运,对战斗有帮助……”

    司必安边说边站起身来,转头对身后的陈俊涛说道:

    “……你怎么出来啦?九哥不是让你躲到在树林里去吗?”

    “真是太神奇了……”

    望着司必安在地上画出的阵图,陈俊涛忍不住惊奇地赞叹了一句,接着眉头一皱,叹气道:

    “唉,我还是有点担心,我母亲很厉害的,再加上那支神笔……那位黑无常小哥真的对付得了吗?”

    “嘿嘿,这你就放心吧……”

    听到陈俊涛这么说,司必安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自信满满地说道:

    “……不是跟你吹,我那九哥神通广大,战力爆表,连鬼图上前二十名的猛鬼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这小小的女鬼,你就请好吧,不一会她就会被我九哥屁滚尿流地打出来。”

    “呜哇——!救命啊——!”

    司必安话音未落,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响起,只见范天九拖着神丧棒,狼狈不堪的从破庙里逃了出来。

    “嗯,白无常小哥,你的九哥好像被人屁滚尿流的打出来了……”

    望着前面灰头土脸的范天九,陈俊涛淡淡的说道。

    “九哥!你怎么……”

    “草——!别过来!快躲开!”

    看见范天九被打了出来,司必安顿时大惊,刚迈步迎上去想问问情况,没想到对面的范天九大叫一声一跃而起,张开胳膊揽住司必安滚到了地上。

    “轰——!”

    随着一声巨响,原本司必安所立之地立刻炸飞,漫天尘土过后。只见赤面长髯的关羽出现在碎石尘埃之间,眯着丹凤眼冷冷地望着二人。

    “关,关公?!他怎么活了?!九哥,这是怎么回事儿?”

    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关羽,司必安惊讶道。

    “没时间解释了……”

    只见范天九也不答话,从地上一跃而起,向司必安大喊道:

    “我刚才让你摆的那个倒霉阵,你摆完了吗?”

    “没有啊!九哥,你出来的太快了,我还没弄完呢!”

    “哈哈哈——!”

    正当司必安和范天九议论的时候,随着一声狂笑响起,只见一团乌云般的黑发从破庙中汹涌冲出,在关羽的身后结成人形。

    “呵呵,今天我就要让你们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在关圣帝君的刀下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缚心鬼胜券在握,手持浮生马良笔望着二人狂笑道。

    “娘的,竟然靠着神器开挂,这长发鬼真是臭不要脸……”

    说到这儿,只见范天九一转头,对身旁的司必安说道:

    “没办法了……安子!开始执行b计划!”

    说完,只见范天九一振手中的神丧棒,纵身向关羽迎了出去。

    “啥?b计划?!等等——!九哥,你啥时候跟我说过什么b计划啊?!”

    司必安一听就懵了,连忙张口向范天九大喊道。

    “b计划就是看着办!你快带着那小子躲起来——!”

    范天九头也不回地说道。

    “唉……怎么又是这样,这算哪门子计划啊?”

    望着已经杀回去的范天九,司必安只好无奈地推着陈俊涛向旁边的断垣残壁中躲去。准备见机行事。

    “呵呵,自寻死路……”

    一见范天九又杀了回来,缚心鬼冷笑了一下,拿起马良笔对关羽命令道: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上去我把这小子干掉,如果下次你还不能把他干掉,我就把你……”

    “刷——!”

    缚心鬼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道寒光闪过,关羽竟然反手一刀,将身后的缚心鬼凌空砍成两截,顿时,片片被砍断的黑发漫天飞舞。

    “你,你干什么?!你竟然想杀自己的主人?!你想造反吗?”

    缚心鬼好不容易将黑发凝结成形,望着忽然进攻自己的关羽胆战心惊的大骂到道。

    “哼!你这腌臜不堪的孤魂野鬼怎配做关某的主人,若再出言不逊,关某定将你碎尸万段……”

    “你……”

    缚心鬼闻言刚想出言呵斥,但一见关羽那杀气腾腾的丹凤眼,顿时吓的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哼……”

    关羽望着缚心鬼冷哼了一声,转过身来,提起青龙偃月刀向范天九高喝道:

    “小兄弟,你不是关某对手,关某敬你武艺不俗,若放下兵器,关某可饶你不死。”

    “嘿嘿,谢关二爷抬爱,不过驱凶捉鬼,乃我黑白无常的职责所在,今天若让我放过你们在阳间行凶,那是万万不能的……”

    说到这儿,只见范天九望着关羽眼珠一转,从腰间掏出一张黄符,望着关羽神秘地笑道:

    “嘿嘿,关二爷……小弟我确实不是您的对手,不过我知道有一人武艺超群,定能与关二爷您战个痛快!”

    说完,只见范天九一抖手中的黄符,双手结印地大喝道:

    “九幽炼气!百变神通!请仙——右门神秦琼!听我号令,速速降临——!”

    “临,临……”

    随着范天九的喊声渐渐远去,不一会,只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出现在范天九的头顶,迎面砸了下来。

    “草!怎么又是锅!”

    一见这个黑乎乎的东西,范天九顿时大惊,大叫着纵身躲开。

    “咣当——!”

    随着一声脆响,只见一个偌大的黑锅将地上砸个坑,尘埃落定之后,只见锅中刻着四个大字——

    你算老几。

    “呼……你这小儿,竟敢戏耍关门某……”

    望着范天九的这一番耍宝,关羽顿时怒上眉梢,提起青龙偃月刀便要发作。

    “等一下!等一下!关二爷,请再等一下!”

    一见关羽又要动手,范天九顿时急了,连忙又抽出一张黄符,对着苍天大喊道:

    “秦琼大将军,眼前这位就是你千年羁绊的对手——关羽,关云长!你们俩的武艺熟强熟弱,自古以来世人争执不休,你难道不想向世人证明一下吗?你难道就这样认怂了吗?”

    “哼,宵小鼠辈,授首吧……”

    望着扎扎呼呼的范天九,关羽早已不耐烦,只听他冷哼一声,纵身一跃,高高的扬起青龙偃月刀,泰山压顶般的向范天九迎头砍下。

    “这……这下惨了!”

    眼见避无可避,范天九只好一咬牙,将神丧棒举过头顶,准备硬扛这雷霆一击。

    “当——!”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兵器撞击声响起。整个大地似乎都为之震颤了一下。尘土飞扬中,只见两个健壮伟岸的身影兵器交错地站在一起。

    “咳,咳……这是?!”

    范天九边咳嗽边挥了挥眼前的灰尘,接着便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眼前忽然出现一个身高七尺有余,穿着一身亮金锁龙甲的神将。

    只见这个伟岸神将将两把如铁塔般巨大的熟铜明黄双锏交错于胸前,硬生生的拦下关羽那把青龙偃月刀。

    “你是何人?”

    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大将,关羽一眯丹凤眼,冷冷地问道。

    “吾乃山东历城人,左武卫大将军,凌霄殿御封右门神……”

    说到这,只见这金甲神双臂用力一抬,手中双锏顿时挡开了关羽的大刀。

    接着,只见他挥舞了一下熟铜锏,威风凛凛地望着关羽接着沉声道:

    “……秦琼,秦叔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