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科幻灵异> 位面杀戮者> 第七章 王府混战中

第七章 王府混战中

书名:位面杀戮者| 作者:葬魂梅香| 本书类别:科幻灵异

    黄蓉见郭靖遇险,想要插手相助,但梅超风已将长鞭舞成一个银圈,却哪里进得了鞭圈?

    眼见郭靖就要伤在彭连虎的手上,忽听得围墙顶上一人叫道:“大家住手,我有话说。”

    王桀抬头看去,见只见围墙上高高矮矮的站着六个人。

    王桀运足目力,向那六个人看去,但见为首之人是个衣衫褴楼的瞎子,右手握着一根粗大的铁杖。只见他六十上下年纪,尖嘴削腮,脸色灰扑扑地,颇有凶恶之态。

    接下来一人是一名中年穷酸秀才,他满面污垢,全身油腻,衣冠不整,满面污垢,看来少说也有十多天没洗澡了,手拿着一柄破烂的油纸黑扇。

    第三人是个又矮又胖的猥琐汉子,此人手短足短,没有脖子,一个头大得出奇,却又缩在双肩之中。他身高不过三尺,膀阔几乎也有三尺,站在那里,活脱脱像个大肉球。

    接下来一人是个四十来岁的汉子,一身青布衣裤,腰里束了条粗草绳,足穿草鞋,粗手大脚,神情木呐,手中还拿着一副扁担。

    第五人是个年近四十的小商贩,他五短身材,白净面皮,头戴一顶小毡帽,手里还提了一杆大杆秤。

    最后一人是名大约三十六七的女子,身形苗条,大眼睛,长睫毛,皮肤如雪,容貌秀丽俊俏,虽然现在年纪有些大了,但年轻时定是一位风姿卓越的佳丽。

    这六人特征明显,若是只有一人前来,王桀或许还认不出是谁,但六人一起来,王桀立马就断定了他们的身份,江南六怪!

    江南六怪乃是出身江南一带的武林人士。他六人自小义结金兰,感情深厚,武功虽然不算太高,但却都有着一副侠义心肠,遇到了江湖上的不公不义之事,定会出手相助。所以在江湖上的名声极好。

    王桀虽然从未见过江南六怪,但他六人特征实在是太过明显,所以王桀稍一打量,就辨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当先那个衣衫褴楼的瞎子,该就是六怪中为首的“飞天蝙蝠”柯镇恶。那肮脏穷酸应是排行第二的“妙手书生”朱聪。那矮胖的猥琐汉子应是“马王神”韩宝驹,在六怪中排行第三。那拿着扁担的乡农,应是排行第四的“南山樵子”南希仁。那小商贩模样的壮年人应是排行第六的“闹市隐侠”全金发。最后那个女子应是排行第七的“越女剑”韩小莹。

    本来他们还有一个兄弟,叫“笑弥陀”张阿生,七人合称“江南七怪”。可惜张阿生在多年以前,就已死在了黑风双煞中的“铁尸”陈玄风的手里,江南七怪也就变成了江南六怪。因此,江南六怪也便和梅超风结下了生死大仇。

    彭连虎等人听得大叫,知道来了旁人,但此时恶斗方酣,谁都没有功夫去看来者是谁,也都住不了手。

    突地,韩宝驹与南希仁两人跃下地来,一人挥动软鞭,一人举起扁担,齐向欧阳克打去,韩宝驹一边打,一边叫道:“采花贼,你再往哪里逃?”

    郭靖认出了韩宝驹的声音,大喜之下,急忙求救道:“师父,快救弟子!”

    听得这声叫喊,江南六怪才看清战圈中一人竟是自己等人的徒弟郭靖,心中又惊又喜。再一看坐在郭靖肩头的,赫然竟是“铁尸”梅超风,不禁大惊失色。江南六怪和梅超风仇深似海,见到这一幕,理所当然的便认为郭靖被她劫持了。

    韩小莹当即挺剑上前,全金发滚进鞭圈,一齐来救郭靖。

    彭连虎等忽见来了六人,已感奇怪,而这六人或斗欧阳、或攻铁尸,是友是敌,更是分不清楚。彭连虎住手不斗,仍以地堂拳法滚出鞭圈,喝道:“大家住手,我有话说。”这一下叱喝声若洪钟,各人耳中都是震得嗡嗡作响,梁子翁与沙通天首先退开。

    柯镇恶听了他这喝声,知道此人了得,当下叫道:“三弟、七妹,别忙动手!”韩宝驹等听得大哥叫唤,均各退后。

    梅超风也收了银鞭,呼呼喘气。黄蓉走上前去,说道:“你这次立的功劳不小,爹爹必定喜欢。”双手向郭靖大打手势,叫他将梅超风身子掷开。

    郭靖会意,知道黄蓉逗梅超风说话是分她之心,双手使力,将梅超风抛出数丈,同时提气拔身,向后跃开。

    梅超风虽已叛出师门,但对师父仍然敬畏有加,听了黄蓉的话,正自一阵欣喜,不免有些放松了警惕,没有注意到郭靖的动作。待觉身子腾空而起,却是为时已晚。虽她马上出鞭,想要将郭靖卷回来,却被韩宝驹中途拦下。

    梅超风坐在地上,她听了柯镇恶那声呼喝,再与韩小莹等一过招,知是江南七怪到了,她与江南七怪有生死大仇,本有心跟他们拼个死活,但她现在双腿不能动弹,却也是莫可奈何。

    而江南六怪与沙通大等都忌惮她银鞭厉害,个个站得远远地,不敢近她身子四五丈之内,一时寂静无声。

    彭连虎不知江南六怪身份,适才见他们既打欧阳克,又攻梅超风,实是敌友难辨,便问道:“来者留下万儿,夜闯王府,有何贵干?”

    柯镇恶冷冷的道:“在下姓柯,我们兄弟七人,江湖上人称江南七怪。”

    彭连虎道:“啊,江南七侠,久仰,久仰。”

    沙通天怪声叫道,“好哇,七怪找上门来啦。我老沙正要领教,瞧瞧七怪到底有什么本事。”身形一晃,抢上前来,呼的一掌,径向南希仁头顶劈下。

    沙通天与江南七怪本无仇怨,也素不相识,照理不该找七怪的麻烦。只是之前不久,他的四个徒弟黄河四鬼的七怪手下吃了大亏,现在听得七怪的名字,立即触起四徒受辱之恨。

    南希仁见沙通天攻来,把扁担往地下一插,出掌接过,数招一交,便见不敌。七怪情同手足,见状,韩小莹挺着长剑,全金发举起秤杆,赶忙上前相助。

    彭连虎与沙通天交情莫逆,见七怪想以多取胜,大喝一声,飞身而起,向全金发攻了过去。金全发的武功在七怪中也只算末流,而彭连虎的武功却和王处一差不多。当年七怪联手才勉强和丘处机战平,而王处一只比丘处机稍逊一筹。这般算下来,金全发又如何会是彭连虎的对手?交手不过三招,全金发就已拦阻不住。

    韩宝驹见六弟势危,赶忙上前,与全金发双战彭连虎。但以二对一,兀自抵敌不住。而那边南希仁和韩小莹双战沙通天也是险象环生。见此情景,柯镇恶抡动伏魔杖,朱聪挥起黑折扇,也分别加入战团。柯朱二人武功在六怪中远超余人,以三敌一,总算是挡住了沙彭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