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女频频道> 纪元更替> 告假!!

告假!!

书名:纪元更替| 作者:大吃货| 本书类别:女频频道

    前段时间,杭州这边禽流感解除了,说是过去了……

    6月2号,我吃完饭出去散步的时候发现路边有一只飞不起来的麻雀,就好心拿起来看是不是受伤了。

    毕竟政府都说禽流感过去了,所以也没有多想。

    但是捧在手里之后发现小麻雀没有受伤,表皮外面没有任何的伤势,不像是因伤才不能够飞翔的……

    而小麻雀的眼睛一张一闭,那种感觉就像是临死之前想要再睁开眼睛,然后有闭上,又要张开一样。

    没有受伤,表现跟要死了一样飞都飞不起来……

    难道这种麻雀有禽流感?当时被这个想法下了一条,连忙把他丢掉。

    不过后来想,政府竟然已经说解除了,那就没有关系了吧……于是也就没有多想。

    但是今天事情来了。

    禽流感的潜伏期一般是1-3天。

    昨天下午开始,我感冒了,浑身肌肉酸疼,鼻子塞住了,鼻涕很多,喉咙里都是痰……

    今天更是有些发烧,虽然温度不是很高,但是很怕会得禽流感……

    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写东西了,给大家请个假吧,如果明天吃货还更新,那就证明没有事,如果没有更新的话就证明吃货住院了,而你们也会在新闻上看到我的名字……

    下面发一片我在纵横写的灵异文大家看看吧。

    ===========================

    “你们把我的孩子带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我身为他的母亲却不能见他?不行,我不能把我的孩子放在这里,我要把我的孩子带回家。”一个女人头发凌乱满脸泪痕歇斯底里的抓着一位医生摸样的男人不停的喊叫着。

    “夫人,请放心。孩子在我们这里很安全,只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们才不能让你见他……”面对着快要疯掉的女人,医生摸样的男人耐心的解释道。

    “不行!我受够了!已经快三天了,你们一次也不让我见他,这里是医院还是监狱?老公,你倒是快说话啊,他们要把我们的孩子给卖了啊……”越说越伤心的女人开始求助他身边的男人了。

    而这个男人明显要比女人要冷静一些,整理一下思绪问道:“我孩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么?送到这里已经三天了,你们连什么症状都不告诉我们,只是一味的禁止我们和孩子见面,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

    听了男人的话,医生歉意的说道:“抱歉,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等那方面的专家来了再说了。”

    “你们也不知道?”

    “没错,我们也不知道……”

    “那为什么要禁止我们和孩子接触?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听到这里,医生仔细的观看了一下男人的衣着说道:“先生,别忘记你现在穿着的这身衣服叫做军装,你是军人,要相信组织!”

    “咳!小李,你要冷静!这里是军区医院,你要相信国家,相信组织,相信我们在这里工作的好同志……”就在这时,一名肩扛金星的老人来到男人身边说道。

    看着来人男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见过首长!”

    “恩,别担心……你的孩子没有事情,我把这方面的专家请来了,一会就会知道结果了……”

    顺着将军的目光,男人看到了一个身穿马褂头戴红色圆帽的中年人,随后皱起了眉头问道:“这是专家?”

    “是的……”顿了一下,将军平伸出右手继续说道:“先生请,小李我们在外面等着吧……”

    听了将军的话,穿马褂的中年人只是点了点头就推门走进了病房。看着人进去了,李姓的男人不解的问道:“首长,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他啊,我也不知道。”看着差点昏过去的女人,将军继续说道:“是上面请来的……总之,我们等等就是了。”

    …………

    ……

    穿马褂的中年人进了房间之间看见了一个约莫在十四五岁的男孩子蜷缩在角落,身体不停的颤抖着,目光呆涩脸上布满了恐惧的神情。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么?”穿马褂的中年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过得到的答案却是男孩不停的摇头,仿佛遇到了洪水猛兽一般避而不谈。

    “没有关系,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穿马褂的中年人继续劝慰道。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五分钟之后,男孩略带不甘的道:“说了也是白说,没有人相信我,父母不相信我,医生不相信,没有人相信我……”

    “我相信你。”中年人微微笑道。

    他的语气说不出的诚恳,听的男孩心中微微一颤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我家住在军区大院……”

    “恩。”

    “一楼。”

    “然后呢?”

    “所有楼层的一楼都有一个后花园,我们家也不例外。房间是两室一厅一卫一厨的,父母住在靠近门口的房间,而我住在靠近花园的房间。”说到这里,男孩不停的攒着粗气鼓起勇气继续说道:“我睡觉的地方是背靠着房间门的,也就是说我正对的位置是花园的窗户。大前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样睡觉的,就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于是我睁开了眼睛……”

    看着蜷缩在地上一边颤抖一般粗喘着气仿佛要崩溃的男孩,穿马褂的中年人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都过去了,后面发生了什么?”

    中年人的声音仿佛是有魔力一般,男孩激动的情绪渐渐的平静了一下低声道:“我看见两个灰色矮小的生物在对着我笑,我说不出他们的摸样到底是什么,只记得是灰色的。然后我就睡着了……”

    听到这里中年男人皱起了眉头问道:“然后呢?后面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

    “没有关系,说出来……”

    “我真的不知道,醒来之后一直到现在我都在害怕。具体恐惧什么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很害怕……”

    “这样啊……”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轻声道。

    “呵,你也不相信的是吧?我就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没有人会相信。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让我恐惧到了现在,太不合情理了是吧?”

    “一开始我把这些告诉我父母的时候,他们也不相信,他们说我在做恶梦……”说到这里男孩变的激动了起来:“我父亲是军人,从小我就接受他的锻炼,随着年龄的增长,搏击、野外生存,我甚至在棺材上睡过觉。”

    “明白么?很久以前就忘记恐惧的我会被一个梦境吓成这样么?”

    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你不相信!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要让你相信,你看!!”

    说到这里男孩激动的转过了身子把后面的头发向上一拖把脖子完全露了出来怒吼道:“看到了没有?如果是恶梦的话,我的脖子上怎么会有这道伤疤?那些该死的东西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看到男孩脖子后面的伤疤,中年男人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激动的神情说道:“怎么会?怎么会……”

    “你知道我什么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快告诉我……”男孩的脸上充满了祈求。

    “别急……先给你看个东西。”

    说到这里中年男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袋,随后慢慢的解开向着手里倒着什么东西……

    “这?这是什么?”男孩子的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没有错了!跟我走吧,以后你就会明白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中年人的脸上布满了喜色,他刚才做那个动作并不是无意义的,他只是在测试眼前的男孩到底能不能看到他们这个圈子才能看到的东西。

    不是这个圈子的人是看不到他布袋里的东西的……

    原本不停颤抖的男孩听了中年人的话,身体一顿有些不解的问道:“你是谁?我跟你走?”

    “我是谁?”中年人被问的一愣之后,才有些愕然的想到从开始到现在还没有进行过自我介绍。

    “恩,你是谁?为什么要跟你走?”男孩暂时忘却的恐惧还有疑惑,因为他鸡皮疙瘩起满了全身。如果这里不是军区医院,安保之类完全没有问题的话。他甚至怀疑眼前的中年人是那种有特殊癖好专门拐卖小男孩的变态……

    仿佛是看穿了男孩心中所想一般中年人微微笑道:“你可以放心,我没有恶意……跟我走是为了你好,至于我叫什么,你可以叫我引路人也可以叫我大烟斗。”

    “大烟斗?”

    中年点了点头,从身上摸出了一根烟斗。接下来的一幕让男孩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从他口里吐出来的烟竟然在空中组成了各种形状,有长方形、正方形、圆形,而且久久不曾消散。

    后来随着大烟斗轻轻吹了一下才慢慢淡去。

    看着震惊的男孩大烟斗微微笑道:“明白我为什么叫大烟斗了吧?这辈子就好这一口了……”

    “那你为什么来这里?”男孩点了点头问道。。

    “是不是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长生,李长生。刚出生的时候父母找人给我算命,说我命中多坎坷,险象环生性命堪忧,所以起了这个名字……”男孩如实答道。

    大烟斗听了之后有些惊讶的说道:“说的还有些道理,就不知道是不是胡乱扯的……”

    “有些道理?”李长生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确实有些准头,入了我们这个圈子想安安稳稳是不可能的……”大烟头肯定地答道。

    “那我不入行么?”

    “命中注定了是躲不掉的……”

    直到十几年以后,李长生才真正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有些事确实是你躲不掉的。

    凡事有因就有果,种下的因必然会结出他的果。也许有人会问因果是什么,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又是什么。

    其实因果并没有那些神棍们说的一般玄之又玄,他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从字面上就能够读懂他的意思,原因与结果和在一起就是因果。

    比如某某地方起火了。

    原因是什么?有人放火了。

    结果是什么?死了很多人,放火的人被抓起来了。

    所谓的因果就是这么的简单,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而已。不管是好事或者坏事,只要你做了,就要为他负责。一个人天天做好事,就会得到别人的赞扬与善意。一个人天天做坏事,就会被人辱骂与鄙视。这就是因果……

    看着有些懵懂的李长生,大烟斗不温不火的说道:“其实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你的事,发现你的情况完全是意外,或者说是惊喜……”

    “额?什么意思。”

    “我这次出来是要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宣化上人要坐化了,我准备去看一下。至于第二件事……”说到这里仿佛是为了打动李长生同意跟自己离开一般,大烟斗别有深意的说道:“是为了调查一起与龙有关的事件。”

    “什么?龙?恐龙?”李长生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不是。”大烟斗顿了一下反问道:“别人称呼我们中国人为什么?”

    “龙..龙的传人?!”

    “我要调查的就与这个有关……”

    李长生傻眼了,他感觉到这两天自己经历的东西完全颠覆了他的尝试了。先是稀里糊涂的遇到了两个灰色矮小的生物把自己吓的不轻,之后脖子上莫名其妙出现了一道伤疤,到现在竟然遇到了一个怪人说是要寻龙?难道龙这种生物不是传说中存在的么?

    “是不是很惊讶?不进入我们这个圈子,你永远不会明白这个世界的伟大与丰富多彩。”

    “可..可是……”

    大烟斗打断了结巴的李长生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龙是只存在于图腾中而不存在于生物界中的一种虚拟的生物吧?”看着李长生点头,大烟斗继续说道:“这些理论我也听说过,什么龙的原型来自春天的自然景观--蛰雷闪电的勾曲之状、蠢动的冬虫、勾曲萌生的草木、三月始现的雨后彩虹,等等……但是真的如此么?问问你的本心,这些说法真的合情合理么?”

    “这……”李长生有些迟疑的说不出话来了。

    “看你的年纪应该也是上学了吧?一些基本的判别能力还是有的吧。为什么十二生肖里除了龙之外其他的都生物都是存在的,这说的通么?你应该知道古代的瑞兽并不只有龙。麒麟,凤凰这些都是瑞兽。为什么这两个没有进十二生肖?这是其一!第二,如果龙是编写十二生肖里神化的图腾生物,那么根据他对人们的重要性,是不是该把它放在第一位?但是为什么会放在第五位呢,这说得通么?”

    李长生已经被大烟头一连串的问题给问蒙了,这些问题他以前确实有思考过,但是都没有想到合理的解释,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接下来大烟头抛出的话语更是把李长生整个人都给震惊的傻掉了。

    “龙是存在的!这是我们圈子里公认的事实,见过龙的人也不在少数!”

    “什..什么?”此时的李长生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看着李长生的摸样大烟斗淡然的说道:“不要惊讶,等你进了圈子之后就会明白这个世界要比你现在知道的要精彩的多,各种各种你没有见过的东西都会一一浮现……”

    “能给我讲一些么?”李长生小心翼翼的问道,面色表情布满了期待。

    “时间有限,简单的给你说一些吧。龙可大可小,能隐能现。小可以遨游小溪,大可以搅浑大海汪洋。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说到这里大烟斗顿了一下轻声笑道:“其实,这个很简单就可以验证,二月二剪龙头的典故你应该听说过的吧?”

    “听说过……”

    “每年的二月二是俗语中的龙抬头的日子,也就是龙上天的时间。所以这几个天的天气都是阴沉沉的冷飕飕的,特别是龙脉以及有水的附近。”

    就在这时大烟头从衣服里掏出了怀表皱眉道:“要没有时间了,等以后再告诉你吧。现在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吧,跟不跟我走?”

    “去..去哪里?”

    “先陪我去见几个人,然后去一趟洛杉矶,最后我带你去我们圈子人生活的地方……”

    李长生不解的问道:“见几个人,去洛杉矶?什么意思?”

    “这些人说见到了龙,我去了解一下事情的真伪。至于洛杉矶,宣化上人将要圆寂的地方,我去问一些事情而已。”

    “你们不是说龙是真实存在的么?为什么还要去鉴别真伪?”李长生狐疑的问道。

    “他们的情况和你一样,我见他们的目的和见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什么意思?”李长生发现过去一年都没有今天一天问的问题多,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颠覆了他的尝试。

    “龙是生活在三维空间与四维空间之间的生物。有两种情况能够看到他,一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开了天眼,另外一种则是偶然。”说到这里,大烟斗别有深意的看了李长生一眼说道:如果属于我们这个圈子,就带走他们。如果不是的话,就告诉他们是看错了……”

    “额……”

    “好了,时间不多了。告诉我答案吧,跟我走还是留下?当然,我要先给你说清楚。你的命中注定是我们圈子里的人,这是你逃不掉的事实,除非死掉……”

    李长生有些傻眼了,他明白大烟斗这句话的意思。既然自己看到了那两个灰色的小人,就注定一辈子会被“它们”缠上,如果不进入大烟斗的圈子就会一生都不得不安稳。

    除非死掉!

    所以,去还是不去呢?这个问题彻底把李长生给难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