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科幻灵异> 梦回西夏婆娑飘幻> 302章 龙船倾覆

302章 龙船倾覆

书名:梦回西夏婆娑飘幻| 作者:泰勒斯威夫特| 本书类别:科幻灵异

    随着一声震荡,那红桥绵延荡起,直卷起十数人成为一个漩涡荡起那龙口!高个做着最后的挣扎,他把长剑柱进红桥缝隙里面,但是奈何风力太大,他也被卷入漩涡当中!

    他看着自己剩下的最后十几个兄弟也被卷进那龙口,只见那龙口无尽星空,浩瀚飘渺!人被卷去,就伴随着一声惨叫,衣服和裤子荡了出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高个对天长叹,“难道我一世英名,真的要丧生于此吗?”

    看着那漩涡绵延把人吞进,似乎是一个野兽的口呀!高个有了这个想法以后,脑洞就打开了。看着上面那两迎风飘荡的两个大红灯笼,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把最后一口气灌入到剑尖,拼着最后一丝力,大喝一声,逆风一个倒挂金钩,硬是翻到那灯笼上方!

    那红灯笼似乎有了灵性,灯光迅速减暗,想从旁边溜走!

    可是高个那容得这妖孽放肆,大喝一声:“妖孽,拿命来!”

    凌空一剑,把靠左边的那盏灯笼削得灯毁爆炸,只见灯笼里面火芯荡起无数星光,溅在身上红星点点,那灯盏灭了!那龙船在河中翻滚摇荡,仿佛就要倾泻而入!

    高个看得真入,看来这妖孽要逃,哪里容得了它就这般离去!大喝一声,一阵腾跃,又翻到了那红桥上面,一直想着这红桥特别!

    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一剑直彻进去:“还我兄弟来!”

    那剑没入红桥寸许,那旋转的漩涡再没了腾挪。偃旗息鼓。最后没有被卷进漩涡的十数人从高空中落了下来!纷纷落在河边各处!

    高个看着那些重伤掉在河上。或者岸边,呕吐,旋晕不止的同伴,痛心不已!柱剑上前,想和这妖孽大战上百个回合,也要灭了这妖孽,为兄弟们报仇!

    但是一阵巨浪袭来,灌他一身水。他迷迷糊糊挣脱水的倾泻!却发现那龙船一阵倾塌,直没入那海水里面!

    “妖孽休走!”高个提剑上去,凌空一跃,想给那妖孽凌空一剑,没想到那是一阵巨浪袭来,直把他打上岸边!

    等他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那龙船再已经倾入海底,再也寻不到任何踪迹了!再一看崖边,整个村子消失殆尽,只剩下一些老幼妇孺。在那里掩泪哭泣!

    高个看着落日长空,大有一幅英雄气短的感觉。他背对夕阳。长啸一声:“陛下,微臣对不起您呀!恐怕你的恩德只有来生再报了!”

    就挥剑直往脖颈而去,剑光凌厉,马上就有一丝血红扫出,但是被一阵急切的声音止住:“上峰,不可轻言生死!”

    高个再回头看时,正是山羊须被河水灌得一身潮湿,身上衣服浸水以后,显得笨重难行,但是见到高个想寻死,急切直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急忙往前蹿,直被裤角缠死脚步,摔了一个狗啃死,嘴上抖着泥沙大声疾呼!

    高个最终还是听到了他的叫唤,止住了自残之剑,飞身过去,把山羊须搀扶了起来!两个人再回力,又从岸边救下十数个黑衣人!

    被救起的黑衣人神智还有些模糊,显然是被强大的漩涡卷得迷了心志,看来是需要一些时间调养!

    高个看着岸边被救下来残余的黑衣人,想进出来时何等威风,浩浩荡荡,名言陛下宝剑,轻而不用,是为绣春图!绣春,能绣出绵秀河山,非国家重担不可以轻易托付,没想到此一役!

    队中精锐尽除,想起陛下托付之事,真是有些愧对朕意呀!高个也不免从眼角荡下英雄之泪!

    山羊须眼光何等犀利,一下就洞察了高个内心之事,连忙安慰了几句:“只要人留下来了,还是机会翻牌的!上峰,不必过于纠结!”

    高个又看了躺在崖边十数个黑衣人,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愿吧!”

    夕阳西斜,落日余辉,大有一番风卷惨云的落败优美景像!

    ……

    这几日衙门,已经久久不见那个王大人上朝了,周围的乡亲们议论纷纷,“难道是被上面法办了不成!”

    “不可能,要办,早就办了!还轮到现在!”

    “这王大人的后台硬得很,三落三起,这一次也可能是只见风流响,也不见大洪来呀!”

    “不见得!我见这次王大人罩不住了,夜间,我见魁星殒落,料是今年王大人风水不好!”

    “哪里来这么多说辞!”

    “去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怎么试!”

    “俺家夫人最拿手了!”

    说完人群散去,说话之人径直走回家中,不一会儿,一个身怀六甲,头缠白棱的妇道人家来到县衙门口,见着门口的大鼓,‘嗵嗵……’地敲了几声,直震得街面余音袅袅!

    这时候府里面的人耐不住寂寞了,只见一个消散的衙役打开走了出来,对着妇人喝道:“击什么鼓,大人没有空办案!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好心回家伺候你家男人去!”

    妇人跪在地上,哭天喊地:“那个死娘养的,几天都不回家了!你叫我去哪里伺候他呀!”

    衙役见了妇人撒泼,就一阵厌烦:“去,去,别在这里找事做!”说完,就回府,准备关上大门,不想管这破事!

    没想到这妇人一撒泼,就势就缠住了那衙役的大腿,哭得死去活来:“这天不公呀!连管家也不帮我们母子,你叫我们母子何以为生呀!”

    这下可是激坏了衙役,准备使劲把腿给抽回来,再狠命踹这泼妇一脚!没想到外面却围满了一大群人瞪着圆目看着他!

    “我看,你敢,你一对手无寸铁的母子,你都敢行凶!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

    人群里面蹿出几个正义之士,甚至几个壮劳力冲了出来,一个搭手,就把那衙役给倒扣住了!里面的衙役见乡亲们敢造反,那还了得!纷纷蹿了出来,想把这几个壮劳力给法办!

    但是出来看到急到血红眼的乡亲们,吓得不敢张语!由于王大人出行仓促,大部分的人都被带了出去,只留下几个悠闲散漫的几个家伙守家!

    这几个衙役也没有得到王大人通知,却见王大人几天都没有来县衙办公了,也觉得奇怪,四处去找,王大人的府里,常去的地方,甚至连那个贪嘴的小六漏了口风,王大人在外面包小蜜的私宅都查了!都没有王大人的踪迹!

    心想王大人找不着也这样了,可是那一言不苟,办事雷厉风行的师爷也不见了!这几个衙役才觉得此事非常,于是就把县衙的门给紧闭,不敢外出走动,就等王大人回来!

    可是王大人还没有回来,却引来了这个挑事的泼妇,这下我们几个英名一世衙役就栽在这泼妇手上了!

    乡亲一解恨,就把这几个衙役给绑了起来,把他们押到县衙的院子里面严刑质问!其它人也把县衙里里外外给搜查了一遍,确实没有发现王大人和师爷!

    众人都觉得奇怪,就问起了那些被绑起来的衙役!

    “王大人,哪里去了!”

    几个衙役显得很无辜,摇着泼浪鼓,说道:“我们真的不知道呀!”

    “看来,你说的真的灵验了!这个贪官,真是被法办了!”

    “那好呀!那这县衙我们就占了,这是我们的县,我们县的乡亲不作主,还由谁作主呀!”

    说话声,在场的乡亲们掌声雷动,纷纷都有一股闷在心里好久没有吞出来的一股怨气,如今都现在,群情激昂,都被燎动了!

    “居然这县衙是我们的了,那么这个县衙里面的东西也是我们了!况且乡亲们这次遭了灾,又是自己纳税缴的东西,自己拿回去也不过分吧!”

    说着乡亲们四散散开,就准备去衙里面找些值钱的东西!

    那些衙役看着这群乡亲敢打县衙的主意,哪里还容得下,大喝一声:“你们放肆,敢抢公家的东西,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死罪呀!”

    周围那些木讷的庄稼人一些被唬住了,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去抢东西!

    一时一个狂野之人蹦了出来,在那三个衙役当胸踹了几脚:“放你个屁,姓王的不别我们当人看,他以前搜刮我们那么多。我们取一些,算什么,这叫物归原主!”

    伴随着三个衙役鬼哭狼嚎,乡亲们一轰而散,直蹿进各个房间,拆墙揭瓦,直寻心目中那个称心如意的东西,看着值几个钱的东西!

    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脚步声,拆打声,撞击声,交织在一起!

    这时人群中一个精瘦的读书人,他在慌乱中,绝尘一一跳过。见着那些吵架而兄妹得面红耳赤的人们,他从他们手中夺得那唾手而得的东西,然后一路小跑散开,而背后一股唾沫星子飞来,接着一阵急追!

    但是奈何那读书人体力了得,直把这吵架之人追得面红耳赤,喘气不止,看着他绝尘的背影,两个人问候了读书人十八代祖宗!

    读书人看着得手的几个小玩意,心灵手巧,一时喜笑颜开!这小玩意儿,拿回去给娘子看,娘子一定欢喜不已!

    心里荡漾着这得意劲,又把四周给查看了一番,觉得实在没有什么看得上眼的东西了,于是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