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尘小说> 女频频道>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第一百七十三章 衣服与项链

第一百七十三章 衣服与项链

书名: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作者:菲硕莫薯| 本书类别:女频频道

    如果没有熵横空出现,楚御死活不会对苏抗二人说关于穿越和二十六年后的秘密。

    可是这个熵太强大了,强大的让人心生无力之感,连丝毫对抗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这种强大,不是说熵多能打,而是他的来历。

    通过有限的信息可以判断出来,熵来自于楚御根本没听说过的未来。

    前一段时时间,楚御做过一个时间线。

    除了现在他身在的九十年代外,还有二十六年后,而二十六年后则是一个分叉口。

    分叉口后面有两个不同的未来,第一个是“最初”的未来,也就是炎蛇出生的废土末世。

    第二个未来是人工智能取代了楚夙夜的末世。

    在第一个未来里,还有比他更加久远的“未来”,同样是楚夙夜称霸废土末世,利用未来科技“投递”到二十六年后给强化nh公司的软硬件实力,这个未来的“过去”多了一个楚富贵和楚夙夜。

    原本楚御以为,最“远”的未来,无非就是三十五年后的废土末世。

    后来缚灵师坤都出现了,楚御的时间线上又多了一个未来,那就是介入者和观察者存在的未来,可能在四十年后。

    这个未来是自己阻止了楚夙夜和人工智能后产生的未来,不过这个未来并不遥远,因为缚灵师坤都见过珊贝儿,珊贝儿是圣徒巫师,不是圣徒巴西龟,她就是再抗活天天吃保健品又能活多久,最多活个二三百年就顶天了。

    而且缚灵师坤都死之前也说了,他只是“魂穿”,而不是体穿,所以说这个未来的科技水平即便高也高不到哪去。

    可现在来看,还有一个更加遥远的未来,就是熵所存在的未来。

    这个未来,地球已经“淘汰”了人类,创造出熵这种生物,最令人无奈的是,这种文明已经进化到了“一”。

    和熵比起来,无论是缚灵师坤都这个人,还是他所处的未来,连给熵和熵所存在的未来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关于文明进化这件事,楚御丝毫不认为熵在吹牛b,因为从粒子重组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这种技术绝对不是人类在短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就可以掌握的先进技术。

    没有人比楚御更清楚,黑科技比怪胎更加可怕,而且许多怪胎都是黑科技所造就的。

    熵的出现和表现出来的诡异,已经万万出乎了楚御所能预知和思考的极限。

    虽然因为德库拉的出现大家保住了狗命,可楚御的内心里还是涌出阵阵无力感。

    别看刚刚熵和巫心玥俩人比剑比的有来有往的,可那是因为熵很“无聊”,相信如果真的发挥全部实力的话,巫心玥很有可能一个照面就被秒杀。

    而且熵不是一个人,或者说是它并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代表了一个文明,所以楚御连丝毫斗志都提不起来。

    心灰意冷的将所有的事情和苏抗以及智先生说了一遍后,楚御坐在角落里,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

    晦暗不明的烟头,照亮了楚御颓废的面庞,他的心里,比七八年没掏过的女厕所还堵得慌。

    苏抗和智先生也是久久不语。

    时空穿越、圣徒秘社、nh公司、楚富贵、未来末世、黑科技、人工智能、人类灭亡,这些事情令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一时半会还无法接受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们还好点,至少二十六年后、nh公司、未来末世,熵、对他们来说都是未来的事情,全部属于“未来”的范畴,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和认知。

    是把枪都能打死人,王八盖子和巴雷特都是枪。

    可楚御不同,王八盖子最多一枪打穿心脏,巴雷特是一发子弹轰没半拉身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他很清楚,未来和未来是有区别的,熵这个未来。。。也太尼玛未来了吧,恒星文明都进化了,根本没个斗。

    沉默了半天,苏抗语气沉重的开了口。

    看向智先生,苏抗重重的说道:“我看,这个公共事务安全局还是很有必要存在的。”

    楚御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这就和一个人中彩票似的,好不容易中了五百万,结果没等领奖呢,律师来了,拿着欠条告诉你,你一共欠了别人六千多万,那五百万,你连个零头都还不上。

    公共事务安全局的存在,肯定是必要的,问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本,要知道这个高权限的组织连nh公司都干不过,别说和熵撕逼了。

    智先生索然无趣的点了点头。

    他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件事,面对这种未知的威胁,别说公共事务安全局了,就是整个国家都没办法。

    这不是拼人多人少和拼毅力精神就能解决的事,散打冠军就是再能打他还能打的过奥特曼吗,两者根本不是一个吨位,连人家脚踝都够不着。

    这不是某个组织和某个组织的事情,也不是国家和国家的摩擦,和种族无关,而是物种和文明。

    熵来自一个未知的物种,代表着更高等级的文明,指望最多抓抓鬼驱驱邪的公共事务安全局,那就等于是指望传武高手ko灭霸一样,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苏抗说完也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默默的叹了口气,看向了楚御。

    “小楚啊,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该怎么配合你?”

    智先生算是看透了,这事,还得楚御来,别说现在公共事务安全局没成立,就是成立了,就是二十六年后,照样被nh公司灭团,更别说这个熵和他代表的文明比nh公司更可怕。

    楚御连头都没抬,没吭声。

    要是换了熵出现以前,苏抗和智先生如果能支持他的话,他绝对兴高采烈,没的说,叫人,抄家伙,去海外,弄死楚夙夜的狗日的!

    可熵出现了,就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了他的头顶一样,甚至让他连抵抗的心思都丝毫生不出来。

    天天熬夜刷装备,好不容易干挺了boss,最后发现自己连新手村都没出,这还玩个屁了,人家都一刀九九九了。

    粒子重组是一方面,本身就已经是划时代科技。

    其次是记忆清除,而

    且看样子熵用“眼睛”就可以做到,这已经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事情了。

    超人眼珠子一瞪最多给人点着了,他也没说瞅谁谁失忆啊。

    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看样子熵随身携带了很多黑科技,这也就是说,他和缚灵师坤都那种二道岔子不一样,穿越的很随意,随身可以携带各种黑科技。

    穿越的同时能够携带其他物体,这就代表,人家已经给穿越时空这件事玩明白了。

    由此可见,他能穿,他那个时代的人也能穿,他能携带各种黑科技,他那个时代的人也能携带各种黑科技。

    不用多,再穿回来十几个,两三个人组成一组,一组负责一个大洲,拿着黑科技用不了几年就可以称霸世界了。

    见到楚御一脸颓废的样子,智先生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楚御摇了摇头,摁灭了烟头后无力的说道:“还是那句话,这个熵,我听都没听说过,他是什么样的物种,他属于的文明等,我都是第一次听说。”

    智先生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微微说道:“是不是就和现代人拿着热武器回到古代似的,你现在的心情应该和古代人差不多吧,面对未知和无法理解,所以感到深深的恐惧。”

    “要是热武器还好点,至少现代和古代都属于同一个恒星文明阶段,那个什么姬霸熵不是说了吗,他所在的文明是‘一’,别说古代了,就是拿着热武器去原始人那个年代都不嫌多。”

    “孩子,别气馁。”

    此时的苏抗已经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短短几分钟就接受了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清了清嗓子后,看向楚御。

    “你要记住,一个人,一个群体,乃至是一个国家,都不是无懈可击的,任何人都有弱点,包括文明。”

    楚御耸了耸肩。

    鸡汤他喝多了,一点兴趣都没有。

    苏抗自顾自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模样,也想象不到未来的科技会发展到何种地步,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复杂,你也不要轻言放弃。”

    “哦,知道了。”楚御心不在焉的敷衍道:“办法肯定会去想的,一会我们研究研究怎么弄死这个熵吧。”

    “不,你的方向错了。”苏抗微微一笑:“你要做的不是杀了熵,而是了解他。”

    “了解他?”楚御望着苏抗,面带困惑。

    “是的,了解他。”苏抗站了起来,走到了楚御的身旁,带着智者专属的笑容拍了拍楚御的肩膀:“去了解他,搞清楚他,明白他,只要这些做到了,事情就没有这么复杂。”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简单,凡是有果必有因,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阻止一件事,阻止这个因的发生。”

    楚御越听越迷糊,要做一件阻止一件事的事,这个是什么鬼意思?

    “阻止一件导致熵的族群出现的事情。”

    楚御微微一愣,紧接着双眼越来越亮,最后,则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一拍双掌。

    “草!”

    楚御爆了句粗口,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一语惊醒梦中人。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凡事有因才有果,熵这个族群不可能是平白无故冒出来的,这个文明也不可能是咔嚓一声世界毁灭了然后就突然出现了。

    文明之前是族群,或者说是物种,而物种造就高等文明之前,肯定是要进化的,在进化之前,搞清楚它是从哪出来的。

    这就和哈士奇生了个会喷火的恐龙似的。

    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弄死恐龙干什么,直接给哈士奇做结扎好不好。

    哈士奇再猛,它还能猛的过喷火的恐龙?

    自己只要搞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熵这些物种是在什么情况下出现的就好。

    而且目前来看并不是没有任何情报,很有可能与人工智能有关。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简单了,不让人工智能出现呗。

    谁搞人工智能就剁了谁的手,再不行就让全世界各国政府颁布相关律法。

    蝴蝶效应蝴蝶效应的,很多事情其实没那么麻烦,历史不是滚滚车轮,不需要喊着号子往前推,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都可能影响到未来,影响到熵这个族村的出现。

    自己只要找对了蝴蝶,或者充当蝴蝶在恰当的时间煽动一下翅膀,那么事情就会顺其自然的解决。

    见到楚御陷入了沉思,苏抗哈哈笑道:“孩子,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你的那位外国朋友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去吧,我和老智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需要帮助的话,随时联系我或者老者,公共事务安全局,我会催促短时间内成立,记住,你的使命,不是一人一家甚至一个国家,而是一种神圣的命运。”

    “要不说您是领导呢。”楚御爽朗一笑,站起了身:“比某些人强多了,光捡现成的从来不出主意。”

    智先生:“。。。”

    “好了,我们也不多留了,这件事我要和几位老友通通气,不过你放心,加上我和老智,知道你们的身份以及这些事情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五人。”苏抗说完后看了智先生:“你的意思呢。”

    “是的,这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和麻烦,少数的领导们知晓之后,也可以给予小楚最大的帮助。”

    “好,那就这样吧。”

    说完后,苏抗和智先生二人离开了厢房。

    而吴奎和警卫班的战士们也相互搀扶着上了车。

    至于这些人听没听到刚刚熵和楚御说的话,又听到了多少,楚御并不关心,能给苏抗做贴身的警卫员,绝对都是无比忠诚的战士,就算听到了也不会多嘴。

    再说了,就算他们说出去了,谁信啊。

    苏抗和智先生离开后,炎蛇也回来了。

    楚御根本就没问,看炎蛇的脸色就知道结果了。

    熵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就被炎蛇跟踪了的话,那也不可能让楚御心生那么浓的无力之感。

    楚御询问了一下巫心

    玥的伤势后,微微松了口气。

    顾雅雯已经给巫心玥彻底检查了一下,没外伤,就是气血运行太快导致了力竭,睡一夜就能缓过来,说通俗点,就是长时间不“剧烈”运动的缘故导致的,再一个主要是心理难受,因为她的“好朋友”,也就是那把破剑断了。

    除了在屋子里打坐恢复的巫心玥外,一群人围成了个圈坐在地上。

    四合院满目疮痍,除了月亮门和后院外,前院因为巫心玥和熵单挑的缘故,那就和经历了龙卷风似的,窗户该碎的碎,地砖也全裂了,至于石桌石凳,拿五零二都粘不回来了。

    楚御、炎蛇、德库拉、顾雅雯,外加一个周潜。

    楚御拿出了烟盒,一人发一支,包括顾雅雯和周潜,一人一支烟,一时之间乌烟瘴气,一个个耸拉着脑袋心思各异。

    熵的出现,如同一块大石压在众人的心头。

    楚御还好点,至少知道了这件事该怎么起头。

    不过有比楚御心还大的,那就是德库拉,这家伙一会看周潜一会看顾雅雯的,和个没事人似的。

    半支烟过后,楚御问道:“谁先说?”

    “我先说吧。”德库拉委屈巴巴的说道:“我有一肚子话想说。”

    “好,那你先说。”

    “哎呀,气氛都有点不对了,情绪我就不酝酿了,直接说重点吧。”德库拉平常都是抽劣质雪茄的,有点不习惯纸制烟,咳嗽两声后说道:“我降临后太惨啦,没有衣服,没有钱,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

    楚御不耐烦的打断道:“说重点。”

    “哦,重点,重点就是我走了整整大半个月,这才从南港来到了这里。”

    楚御一脸懵逼:“你半个月之前就降临了?”

    “是啊。”

    “走了半个月到的国都?”

    “是啊,今天刚到的。”

    炎蛇哈哈大笑:“这就是个沙比啊。”

    楚御没乐,而是皱眉问道:“你降临的地方是南港吗?”

    “是啊。”德库拉点了点头。

    楚御又问道:“不是在郊外,对不对。”

    “是啊,一个水库里面,怎么了?”德库拉挠了挠头:“你们降临的时候在郊外,而不是水库里?”

    炎蛇看向楚御:“这是怎么回事?”

    “前几天咱不是见到了炎黄峰负责传递消息的外门弟子吗,他们说南港降临位置并没有出现过乳白色雾气以及降临者,所以我才推测德库拉不是和咱们同一个位置降临的。”

    “都一个鼻子俩眼睛的,这逼为啥那么特殊。”

    德库拉也一脑袋问号呢,他还以为大家都是降临在水库里。

    楚御望着德库拉问道:“除了降临位置不一样,还没有其他不同的地方,比如穿越方式等等,或者你经历的事情。”

    “不同的地方?”德库拉想了想后说道:“我也不知道和你们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你们降临是什么样子的啊?”

    楚御将他和炎蛇的情况说了一下后,德库拉的表情和便秘似的,半晌没吭声。

    楚御连忙说道:“说啊,有没有不同的地方,愣着干什么。”

    “那个,好像除了不穿衣服外,所有事情都和你们不同。”

    “所有。。。事情都不同,什么意思?”

    “我在二十六年后所进行穿越的时候,用的不是截龙脉。”

    楚御点了点头:“这我知道,你们用的是珊贝儿在空间夹层中。。。”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炎蛇就是这么穿越的,但是我用的也不是这种空间夹层中的物质。”

    楚御是越来越奇怪了:“不是这种物质,那你怎么穿越的?”

    “炎蛇穿越后我有点不死心,我就开始研究穿越装置,有一次我闲着没事干就摆弄那台穿越装置,然后我就穿越了。”

    “摆弄装置。。。然后你就穿越了?”

    “是啊。”

    一旁的炎蛇哭笑不得:“这不是扯淡呢吗,穿越装置不是需要燃料吗,没截龙脉,光设置穿越降临坐标直接穿越了?”

    德库拉傻了吧唧的笑了笑。

    “没有,连降临坐标都没输入,就那么穿越了。”

    “我靠!你运气也太好了吧。”

    “好个屁!”德库拉恨恨的说道:“在时空通道中,我跑快了,直接跑到了中世纪的降临点了,还好我跳出去之前看了眼,发现不对又往回跑,找了好久才找到南港。”

    楚御的嘴巴咧的老大,顾雅雯同样如此,吞咽了一口口水问道:“你在时空通道中。。。是用跑的?”

    “是啊,那还怎么样,总不能爬吧。”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在时空通道中。。。”顾雅雯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问道:“你可以自主控制身体,随意挑选降临地点?”

    “对啊。”凡事都慢半拍的德库拉皱着眉头问道:“难道你们不是吗?”

    楚御半信半疑,突然注意到了德库拉还戴了个项链,看那个做工和款式,明显不属于九十年代。

    指了指项链,楚御问道:“你这项链。。哪来的?”

    “洛佩兹送给我的啊。”

    “这是怎么回事。”楚御问道:“衣服被毁掉了,项链怎么会保留呢?”

    “我也没穿衣服啊。”

    楚御更懵了:“你为什么不穿?”

    德库拉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说道:“穿越时空不是不能穿衣服吗。”

    “我靠!”楚御终于搞明白了:“德库拉不受穿越时空的影响,所以可以携带东西,项链就是证明。”

    炎蛇看向德库拉,突然问道:“既然能戴项链,那你怎么不穿衣服呢?”

    “我之前以为穿越时空不能穿衣服啊。”

    “那你还戴项链。”

    “你们只说不能穿衣服,没说不让戴项链啊。”

    炎蛇顿时无言以对,而且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他觉得再唠下去的话,智商很有可能会降到和德库拉一样的水平线上。